咨询热线:400-960-1828
龙的集团 创智文化 传承文明
创智文化 传承文明

独擅胜场的韩天衡花鸟画
2016-03-24 09:38:28   来源:《独擅胜场的韩天衡花鸟画》   评论:0 点击:

独擅胜场的韩天衡花鸟画(节选自何丽著《独擅胜场的韩天衡花鸟画》)历 史是在动态中承前启后,人则是于奋斗中继往开来。一个人成为某个领
 
 
独擅胜场的韩天衡花鸟画
 

 

 

(节选自何丽著《独擅胜场的韩天衡花鸟画》)

 

历 史是在动态中承前启后,人则是于奋斗中继往开来。一个人成为某个领域的灵魂人物或某个时代的中坚力量,一定是这个人的精神承担在某种程度上构成了创造的源 泉,思想的底蕴。韩天衡之所以在中国近30年篆刻艺术发展进程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正是因为他全身心地激情投入,对篆刻艺术以往曾经的技术高度、思想高 度、精神高度不断继承并不断超越,充当了篆刻艺术前进道路上的内在灵魂。所以,对于今天的中国艺术界来说,韩天衡在篆刻艺术领域是大家公认的领军人物,但 正是他篆刻上取得的蜚声中外的傲然成绩掩盖了他在艺术这条道上其他领域的努力成果。他的成就不仅表现在篆刻上,在书法、绘画、诗词、理论、鉴赏等方面都有 着突破性的贡献。多年来,大家对于他的篆刻作品是了然于心,但对于他的花鸟画作品确是相对陌生,缺少相对的关注。翻开他的艺术历程,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他 作为一名学者型的艺术家和艺术家中的学者总是比他同时代的其他艺术家更显深刻和思辨。

  ◆    

 

 


梅花图

韩天衡作为21世纪传统创新型的艺术家,他的篆刻和书法创作为后来的花鸟画作了过渡和准备,金石和书法的铺陈布局:疏可走马、密不透风、险绝平奇、计白当黑、大开大合等在他绘画中的变通和再造,对他花鸟画个人面貌形成具有不可忽视的意义。他以自身的理解融合古法,在诗书画印的结合中找到了韩氏花鸟画总体表现系统,拓出一片崭新的视域。

  ◆    

 


十里荷香图

早在1963年韩天衡便追随谢稚柳先生,受谢老明丽俊逸、形神兼备的绘画风格影响,曾对宋元的花鸟画作过精深的研究和临摹。如:为了攻克画竹之法,从文同、柯九思到郑板桥等历代画竹名家的作品,整整临摹三年。唐、宋工笔画的严谨、典雅,以及元、明写意的潇洒、率真和青藤、八大之气旺神畅、笔墨华滋,都给他提供了丰厚的基础。他在70年代多以临摹为主,自80年代中后期从临摹进入创作阶段,并且有幸能得到陆俨少、刘海粟、程十发等名师的指导。谢稚柳先生对其影响最深,“画不能丑,更不能俗”,“画的格调必须高,具备清气最为重要”,“画质气清如兰而不粘尘埃”;陆俨少先生对其提出“感悟用笔”;程十发先生对其要求“不走寻常路”,对事物取材必须具有独特视角,“清”、“新”、“奇”这样的艺术“格调”的特色要努力创造。尤其是在韩天衡看到张大千流光溢彩的重彩画后,更专注于重彩花鸟的“突围”,经过多年的研究探索,主要在笔墨、色彩、风格、寄寓、境界和格调等方面探索。因而其花鸟造型个性鲜明,用笔潇洒自如,设色富丽堂皇。后又得沈柔坚指导,大量翻看西方艺术画册而受到感染,在绘画空间和艺术气氛能很好地整体把握,突破传统花鸟画在空间和氛围处理上的局限。也正是由于韩天衡善于继承、吸收历代名家精髓,广泛猎取各家各派之优长,然又能立足于当代发展自我,敢于创新,从20世纪90年代花鸟画开始有所突破,从而形成了成熟的创作形态和他独有的艺术风貌。并且,他的国画已进入了佳境,以其笔墨的精湛、构图的奇崛、色彩的瑰丽、意境的丰裕和中西相容的光影处理而受海内外瞩目。自21世纪2000年已降,韩天衡的花鸟创作推向高潮,题材的拓展范围更为广泛,梅、兰、竹、松、荷、水仙、芦花、春柳、葡萄、枇杷、红柿、荔枝、石榴、紫藤等。其作品不仅在数量和整体水平上,都超过了他前期的花鸟画。特别是它的竹、鸟、荷花是创造性的,在造型、画法和构图上有对前人的很大的突破。韩天衡认为:“艺术以新为贵,不必为恋于守旧的成功者欢呼,应该为勇于出新的失败者鼓掌,因为艺术的新曙光总在这一方。艺以新为贵,又当注重贵在新有艺。舍弃艺术属性,单纯地以怪异为新。犹如将分娩的怪胎误以为是传种接代的新品种,则难免贻笑大方,且后患无穷。”他在花鸟本体上的创新是:物象绘画性削弱、平面性增强、体量感减轻、笔墨两极的形式感强化、造型语言的宁方勿圆、色与墨同时造型、绘画空间氛围营造。这时的韩先生已经步入60岁,而他的艺术也产生飞跃,并攀至艺术的高峰。取得这样的艺术成绩,源于他积年累月地寻求创新,开拓出新的花鸟格局,真正做到了笔墨当随时代。我们从他的艺术作品里可以清晰地看到笔墨实质的变化,透明感的墨色变化,使他的水墨花鸟格高气清。表现月夜下的松、竹、鸟这类题材的水墨花鸟画也是他典型的艺术风格。其花鸟画讲究笔情墨趣,独特的半具象半抽象的几何形鸟造型,由朱耷而上溯宋、元,复又渗入当今特有的时代精神。笔健意高,格高气清,同时富有形式感。其画面饱含着一股浓郁的人文气息,并张扬着生命的活力。时至今日,近年来他又潜心创作一大批新鲜力作,比以往的作品更丰盈充实,境界更为高华,笔墨、形式、色彩、线块、和虚实之间的组合也更为紧密协调,意象浑融,新意迭出。其技巧的日臻完美和表现手法的不断完善,使得他整个画面呈现出纵横自在、浑然天成的格局。

  ◆    

 


玉面婵娟图

韩天衡从事花鸟画艺术自我建构的40余年,正是处于时代的巨大变革潮流中,时代赋予了他以全新的审美视角来发现时代的美,并用自己在篆刻、书法、诗词的艺术积淀与创意来整合花、鸟的艺术形象,用自我发展得来的笔墨语言营造构思,把传统花鸟经典造型与现代形式感有机结合起来,再加上艺术精神的“诗心文胆”,构成其花鸟画“清”、“奇”、“灵”、“妙’的艺术意趣。他对创新有三求:“一求中国文人画古典情调与当代审美意识相结合;二求北人激越豪放之气概和南人鲜灵精湛之风韵相结合;三求印学、书学、文学之内涵与画相融变通。”

  ◆    

 


夏威夷冬游印象

诗情和画意的互补和相得益妙,从韩天衡的画和题画诗上可以看到诗情与画意和谐地融合在一起,从创作思想、艺术精神、艺术手法、艺术空间,都表现出“诗画一律”的特质。他的花鸟画多有自题诗,在这幅《玉面婵娟图》上的题款,可以看到韩先生对水仙的欣赏:“有冬梅斗寒之骨,具夏荷绝俗之心。翠如青竹,益婀娜生姿。雅似幽兰,却慷慨吐香。若问更有胜人处,生命只需水一汪。此吾旧题水仙句。丙子初春,豆庐生天衡并记。” 再从画面的细节来看韩先生是如何来表现水仙的:小笔精妙地勾勒,结构处理毫不含糊,骨法用笔毫不懈怠,婉转姿式的优雅造型,有着常人难到的精工。赋色青幽,而又典雅堂皇,得雍穆之美。画面的题诗“在某个程度上起到了引导读者妙悟画理的‘机锋’的作用,画境也借诗境表达出来。高明的题款使读者从画面有限的物象联想到更广泛、更深刻的蕴涵”。在韩天衡的自题诗中,其画面的笔墨、线条、色彩等造型元素投射在其文字之中而唤起一种内在的视像,由此画面的花鸟形象和内在的语义视像在形式上产生交融,形成优美、静穆、清奇的妙境。

  ◆    

 

李商隐诗意荷花图

我们需要着重解读韩天衡作品的艺术价值观、精神内涵、审美内核,以及他的作品里体现出蓬勃向上,具有向外扩张穿越时空的生命力,并饱含强烈的精神追求。他在艺术上的探求未曾停步,花鸟画领域里他不仅师古并广泛拜师学艺、吸取前人的思想艺术精华,对传统美学模式和标准大胆推进,去挑战传统花鸟画范式,开拓花鸟画的题材和内容,并创造花鸟画新的图式,建构属于自己笔墨价值新体系,从而实现花鸟画由传统向当代审美的转型 ,其“诗心文胆”的美学主张也正是他画风得以确立的根本。用他自己对文化和时代的独特感受在艺术表现手段和方式上不断探索和创新,巧妙地吸收西方绘画平面构成、变形、夸张、抽象等手法,从而生发出强烈的现代意味,大大拓展了传统写意花鸟画的内涵和精神新界。艺术品具有多大价值,艺术家的创作成果在多大程度上具有创造性,不仅取决于艺术家对时代心理的审美感知,更取决于艺术家在选择的画种本身所形成的固有程式中的推进程度。

 


春城夏幽图

相关热词搜索:韩天衡 花鸟画

上一篇:中国教育报:印钟肖形敢独造——谈沈鼎雍的篆刻创新
下一篇:初心如雪

收藏   分享到:
佳作展播
  • 李白《渡荆门送别》
    胡雨慰 李白《渡荆门送别》
  • 终南山
    郑诗源 终南山
  • 古诗一首
    胡恒升 古诗一首
  • 山居秋瞑
    杨景森 山居秋瞑
  • 观云老树边
    施哲楷 观云老树边
  • 春夜喜雨
    顾浩一 春夜喜雨
  • 乐游原
    林璐辉 乐游原
  • 王维诗山居秋暝
    纪智宇 王维诗山居秋暝
  • 杜甫.春夜喜雨
    胡滔 杜甫.春夜喜雨
  • 题破山寺后禅院
    陶亦成 题破山寺后禅院
Copyright (C) 2014-2017 版权所有 苏州龙的信息系统股份有限公司 苏ICP备10223082号-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