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400-960-1828
龙的集团 创智文化 传承文明
创智文化 传承文明

他用七十年把“喜欢”演绎成“热爱”,你凭什么说累?
2017-11-22 10:53:48   来源:   评论:0 点击:

2016年4月4日晚,香港保利,

所有人都在等待一个全新纪录的诞生。

最终,中国及亚洲现当代艺术的晚间拍场,

一幅油画作品《周庄》以2.36亿成交

刷新了中国现当代油画的市场最高成交记录。

 

 

 

《周庄》

 

这幅画的的作者就是吴冠中,

创作的年代是1997年,

那时,他已经是78岁的高龄。

创造拍卖奇迹的那一年,

是老人逝世的第6年。

 

吴冠中

 

 

有个朋友,参观一近现代画展,

在齐白石、张大千、徐悲鸿……

一众大师的画前走过后,说了一句:

“不知为什么,就是喜欢吴冠中的画。”

 

相信很多人其实都见过吴冠中的画,

只是不知作者名字罢了……

 

《水乡》

《眠》


 

 

《春风又绿江南岸》

 

这些画里,点、线、面,

色彩斑斓的融合着,

少了几分传统山水的晦涩难懂,

有些中国写意,有些抽象元素,

江南烟雨气息扑面而来,

但不冰冷,反而有几分愉快。

 

 

 

1

17岁:“我喜欢画画”

 

 

“我曾寄养於东、西两家,

吃过东家的茶、饭,

喝过西家的咖啡、红酒,

今思昔,岂肯忘恩负义,

先冷静比较两家的得失。”

 

 

1919年吴冠中出生在

江苏宜兴的一个农民家庭,

生长于江南水乡的吴冠中,

始终对黑瓦白墙的江南民居有着特殊的感情。

即便从法国学成归来以后,

他的很多作品仍以江南水乡为题材,

画面充满了诗情画意。

 

 

《水乡》

 

一次机缘,17岁的吴冠中

参观了当时由画家林风眠主持的

杭州艺术专科学校,

他立刻被那种五彩缤纷的美迷住了,

骨子中的艺术细胞也被全部激发出来。

“我喜欢画画。”

17岁的吴冠中这样说。

 

 

林风眠作品《鱼鹰小舟》

 

这很像是少年人一时冲动的妄言,

但他却用七十余年,

将当初一句简单的“喜欢”

演绎成了一生的“热爱”。

 

林风眠(左)潘天寿(右)

 

吴冠中早年师从林风眠与潘天寿等大师,

接受中国式的文化修养与艺术熏陶。

而后在巴黎的三年留学生活,

则将他领进一个完全陌生的西方美学天地。

因此在他的作品中,

即蕴含了中国传统水墨画的意境,

亦体现了西方艺术传统的造型。

 

1936年,原本在读电机科的吴冠中,

朱德群的“撺掇”下“弃工从艺”,

进入杭州国立艺术专科学校

成为朱德群和赵无极的学弟。


 

吴冠中与朱德群在大英博物馆

 

从杭州国立艺专毕业后,

三人相继留学法国,

在与西方美学的碰撞融合中,

将中国艺术带入了一种新的可能,

成为三位被历史记住的艺术家,

并被冠以“法兰西三剑客”

 

朱德群的这一“撺掇”,

就让社会少了一个工程师,

多了一个名垂青史的艺术家吴冠中。

也多了一个仗剑走天涯的艺术“组合”。

 

 

吴冠中、赵无极、朱德群

 

 

 

2

30岁:“我要回到我的麦田”

 

 

 

“我一生只看重三个人:

鲁迅、梵高和妻子。

鲁迅给我方向给我精神,

梵高给我性格给我独特,

而妻子则成全我一生的梦想,

平凡,善良,美。”


 

 

 

《野草》

 

吴冠留学时的欧洲

对中国极为歧视,

想在那里“屈辱”的活下去,

是很不容易的。

 

那时候吴冠中受到梵高的影响。

梵高在给他兄弟的信中写道:

“你不要在巴黎了,你是麦子,

必须要种到麦田里你才能成长。”

这给了吴冠中很深的触动,

他觉得自己也是麦子,必须回到麦田里去。

 

于是,在1949年末,

30岁的吴冠中,决定回国发展,

他想像鲁迅弃医从文那样,

用手中的笔唤醒民众的精神。


 

《绍兴河滨》

 

回国后,

吴冠中经人推荐到中央美术学院任教,

院长是徐悲鸿。

那个时候,

为政治服务的写实主义是中国画界的主流。

 

吴冠中“横站”在东西之间,

两面受敌,格外吃力。

接着,他又遇上了文艺整风运动,

被批成“资产阶级形式主义堡垒”,

从法国学来的人物画更是被批判为“丑化工农兵”。

 

《补天》

 

文艺整风运动期间,

吴冠中被下放到石家庄李村,

从早到晚地高强度劳动,

让他根本没有空闲的手去触摸绘事。

 

偶尔有休息日允许作画了,

他便顾不上疲惫的身子,

背上当地特有的一种粪筐,

装着马粪纸压制的小黑板,

刷上一层胶,

一头扎进了村间写生。

 

画画时就把粪筐放下作画架。

累了就忍忍,

饿了就嚼窝窝头。



 

《红高粱》

 

后来,

吴冠中的农村油画,

就此诞生,

红高粱、玉米、丝瓜、棉花、野菊……

一系列农务都搬上了画纸,

人们还笑称他为“粪筐画家”

 

 

3

50岁:“为了画画可以不要命

 

 

“从艺以来,

如猎人生涯,

深山追虎豹,

弯弓射大雕,

搜尽奇峰打草稿。”

 

《拉萨龙王潭》

 

吴冠中曾经写过一本书

名叫《要艺术不要命》,

这也可以看做是他一生创作精神的写照。

 

吴冠中一生钟爱写生,

堪称“画家中的徐霞客”

他拿着画笔,

足迹遍及了中国的大好河山。

 

1960年,

他不顾生命危险,

将西藏雪域高原的圣洁、

神秘呈现在了画布上。

 

《拉萨菜市》

 

还有一次吴冠中在贵州一个村庄进行野外写生,

那个地方人养猪、厕所都在一起,

苍蝇满处飞。

他就坐在那里埋头画画,

一旁的小孩对他画画不感兴趣,

就数他背上的苍蝇,

不想一数就是81个。

 

不过长年的劳作,

加上作画的不规律,

1964年,吴冠中染上严重的肝炎,

并且久治不愈,

他痛苦的几乎想要自杀。


 

 

 

《山村晴雪》

 

直到有一天,吴冠中听说,

他留学巴黎时的老同学已经成了名画家,

回国观光时作为上宾被周总理接见。

这个消息,给病中的他一个大大的打击,

同时也激起心中的雄心和不甘。

他不顾家人反对,

从床上爬起来任性地不停画画。

说自己就是死,

也要死在画架前!

 

也许老天爷看他太过认真,

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奇迹。

吴冠中的健康,

居然在忘我的作画中一天天恢复,

医生都治不好的肝炎败给了他的疯狂。

 

 

4

70岁:为求完美,自毁百幅作品

 

 

 

“艺术是自然形成的,

时代一定会有真诚的挽留和无情的淘汰。

艺术市场是一面镜子。

但上帝只会关照一心去创作的画家,

而不是光照镜子的人。

智者所见略同。”

 

功夫不负有心人,

1979年后,随着画展在各地的举办,

吴冠中成为深受海内外收藏家追捧的画家。

1989年,他的墨彩《高昌遗址》

以187万港元开创中国国画在世画家国际画价的最高纪录。

 

此后,他的《交河故城》、

《长江万里图》等又一次次刷新纪录。

2009年,李瑞环珍藏的《北国风光》

以3024万元成交,

所得归天津桑梓助学基金。

 

 

《北国风光》

 

可是身价倍增的吴冠中,

在晚年依然理着3块钱的头,

住着简陋的房子,

吃着咯牙的煎饼,

穿着朴素的衣服……

 

 

 

他个子不高,脸颊消瘦,

总是带着一种忧伤的情绪

像是一个个性怪癖的老头。

 

 

而这个怪老头身边站着的,

 

 

始终是相濡以沫几十年的妻子——朱碧琴。

 

 

 

 

白头偕老可能是很多现代人最向往的爱情,

就像这张照片上那样:

在风雨飘摇的黄山绝顶,

一位清瘦、头发花白的花甲老人在细雨中写生,

他的夫人在背后为他撑伞……

 

 

《画中人》(朱碧琴肖像)

 

多年以后,

朱碧琴患上老年痴呆症,

总怕煤气没关好,

去厨房来来回回地开关煤气。

而吴冠中就跟在她身后,

她开了,他就关,从不嫌烦……

 

1991年9月,

吴冠中整理家中藏画时,

将不满意的几百幅作品全部毁掉,

此番被海外人士称为“烧豪华房子”的毁画行动,

而他目的只有一个:

保留让明天的行家挑不出毛病的画。

相关热词搜索:他用

上一篇:李唐,曾流落街头,却逆袭成宋徽宗男神 !
下一篇:小雪|你再不来,我要下雪了!

收藏   分享到:
佳作展播
  • 李白《渡荆门送别》
    胡雨慰 李白《渡荆门送别》
  • 终南山
    郑诗源 终南山
  • 古诗一首
    胡恒升 古诗一首
  • 山居秋瞑
    杨景森 山居秋瞑
  • 观云老树边
    施哲楷 观云老树边
  • 春夜喜雨
    顾浩一 春夜喜雨
  • 乐游原
    林璐辉 乐游原
  • 王维诗山居秋暝
    纪智宇 王维诗山居秋暝
  • 杜甫.春夜喜雨
    胡滔 杜甫.春夜喜雨
  • 题破山寺后禅院
    陶亦成 题破山寺后禅院
Copyright (C) 2014-2018 版权所有 苏州龙的信息系统股份有限公司 苏ICP备10223082号-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