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400-960-1828
上海隆缔 创智文化 传承文明
创智文化 传承文明

秘笈 ▏沙孟海《碑与帖》——节选四
2016-07-05 15:15:26   来源:晒墨宝微信公众平台   评论:0 点击:

碑学与帖学 重碑抑帖之论,阮元首先提出,康有为《广艺舟双楫》中格外强调。阮元说:宋帖辗转摹勒,不可究诘,汉帝、秦臣之迹,...
 

 

碑学与帖学

 

重碑抑帖之论,阮元首先提出,康有为《广艺舟双楫》中格外强调。

阮元说:“宋帖辗转摹勒,不可究诘,汉帝、秦臣之迹,并由虚造,钟、王、郗、谢,岂能如今所存北朝诸碑皆是书丹原石哉?”(《南北书派论》)

康有为说:“纸寿不过千年,流及国朝则不独六朝遗墨不可复覩,即唐人勾本,已等凤毛矣。故今日所传诸帖,无论何帖,大抵宋、明人重勾屡翻之本,名虽羲、献,面目全非,精神更待论。……流弊既甚,师帖者绝不见工,物极必反,天理固然。道光之后,碑学中兴,盖事势推迁,不能自己也。”(《广艺舟双楫·尊碑篇》)

 


 广武将军碑(图1)
 

两人的话,有它对的一面,也有它不对的一面。“汉帝、秦臣之迹,并由虚造”,《阁帖》所收材料有的凭空伪造,有的传摹失真,主编人王著学识不够,上了大当。这是事实。钟、王、郗、谢诸帖,钟帖辗转传摹,多少有些问题。王门各家以及郗鉴、谢安等帖,其中也偶有羼入伪品,鉴定不是顶精确,也是事实。但北朝碑刻包括造像在内,其中书迹有好有坏,差别很多,不似汇帖内容一般都经过选择。何况,原石书丹,经过刻工之手,未必件件能保持原样。北魏、北齐造像最多,一部分乱凿乱刻,大失真面,另一部分连写手也不佳(如《广武将军碑》(图1)、《郑长猷造像》(图2)),我们不能以为“凡古皆宝”。刻手优劣一层,阮元、康有为两人好像都没有想到。他们认为凡碑皆好,这是偏见。今天我们看到历代书法的直接资料与间接资料都比阮元、康有为看到的丰富得多,证明他们的话是有局限性的。

 

 郑长猷造像(图2)
 

诚然,文学艺术都是群众的创造,书法也不例外,北朝大量碑刻被发现,形成书法艺术上突出的一种“书体”,后世称为“北魏体”。这批碑刻,在群众创造的基础上通过后世书法界人士的选择,提炼出若干精品,如《张猛龙碑》、《郑羲上下碑》、《石门铭》、《张玄》、《李超》、《刁遵》诸墓志,《始平公》、《孙秋生》、《魏灵藏》诸造像……一般公认为北魏体的代表作。除《石门铭》(图3)明署王远书、武阿仁凿字,《始平公造像》(图4)明署朱义章书,《孙秋生造像》明署萧显庆书,《郑羲上下碑》(图5)传为郑道昭书之外,大多数不知书人刻人姓名。我们不迷信书家,但应该承认从“碑群”中提炼出来的精品是好东西,可与汇帖中若干种二王名品相提并论。

 石门铭(图3)

 始平公造像(图4)
 

康有为书中有《尊碑》、《备魏》篇陈述“北碑莫盛于魏,莫备于魏”的看法。他书中并且标立“碑学”、“帖学”的名称,说“碑学之兴,乘帖学之坏”。把碑与帖对立起来,那也是偏见。明朝人对帖学功夫最深(《真赏斋刻帖》图5),书法名家如祝允明、文征明(图6)、王宠、董其昌、张瑞图、黄道周、倪元璐、王铎……继承宋、元传统,大有发展。这一事实,我们不能熟视无睹。清朝前期书法衰落(王铎还是明朝旧人),主要原因在于清代统治阶级借以笼络知识分子的科举制度格外严密,一般知识分子从小就学习“馆阁体”小楷。注意端正匀净,不许有破体俗体,过分拘谨的结果,失去了艺术意味。好比妇女缠小脚,后来即使放大,也成了病态。清朝前期书家如姜宸英、张照、刘墉、梁同书、王文治……他们的成就,远远不及明朝人。这倒不是“碑学代兴”的关系。书法上的所谓碑学,应该包括秦篆汉隶在内。世推邓石如为碑学第一家,他的成就,主要是篆、隶,楷书犹在其次。清朝一代书法名家,前期数王铎,中期推伊秉绶、邓石如,晚期有赵之谦、吴昌硕、沈曾植、康有为。中晚期书家都是得力于碑学或参法碑学的,他们在我国的书法史上都有一定的地位,从书法艺术的发展眼光来看书法艺术,不能厚古薄今。

 

 真赏斋刻帖(图5)
 


 文征明  草堂十志(图6)
 

我们学习书法,应当兼收碑帖的长处,得心应手,神明变化,没有止境。我们对待历代碑帖,都必须有分析、有批判,吸收其精华,弃其糟粕,决不可盲目崇拜,也不能一笔抹煞。

以上所谈碑学与帖学,是专从书法艺术角度讲的。我国的碑版与法帖,历史悠久,源远流长,资料极为丰富,一直有人专门研究它,早已成为专门的学问。就近代说,叶昌炽的《语石》、方若的《校碑随笔》,便是典型的碑学著作。林志均的《帖考》,便是典型的帖学著作。当然他们也多少联系到书法艺术,但毕竟是文物考古方面的事,这里附带一提。
 

小编提要:
阮、康二人均为重碑抑帖者,其皆称纸寿千年,墨迹保存完好者多已不见,明清虽有刻帖,但因其辗转摹拓,故早已失其原貌,多不可学。碑则不同,其本为书丹原石,因而较好的保留了古代不同时期的书法面貌,加之清末出土碑版數量众多,故推之。
沙孟海先生认为两者观点均有偏颇处,首先在碑版中,受书刻者自身水平所限,其书法亦有优劣之分,故应区别对待,不能全面接收。第二,明代习帖而有成就的书家众多,故不能完全否定刻帖的作用。因而建议大家在书法碑帖的学习上,要兼取二者之长,学会全面完整地看待这一问题。

相关热词搜索:秘笈 沙孟海

上一篇:秘笈 ▏温故知新——如何存放宣纸?
下一篇:秘笈 ▏沙孟海《近三百年的书学》——节选一

收藏   分享到:
佳作展播
  • 李白《渡荆门送别》
    胡雨慰 李白《渡荆门送别》
  • 终南山
    郑诗源 终南山
  • 古诗一首
    胡恒升 古诗一首
  • 山居秋瞑
    杨景森 山居秋瞑
  • 观云老树边
    施哲楷 观云老树边
  • 春夜喜雨
    顾浩一 春夜喜雨
  • 乐游原
    林璐辉 乐游原
  • 王维诗山居秋暝
    纪智宇 王维诗山居秋暝
  • 杜甫.春夜喜雨
    胡滔 杜甫.春夜喜雨
  • 题破山寺后禅院
    陶亦成 题破山寺后禅院
Copyright (C) 2014-2019 版权所有 上海隆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沪ICP备16011714号-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