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400-960-1828
龙的集团 创智文化 传承文明
创智文化 传承文明

秘笈 ▏沙孟海《近三百年的书学》——节选七
2016-07-12 09:58:38   来源:晒墨宝微信公众平台   评论:0 点击:

-隶书-隶书的名称,不很稳妥。古人所谓隶书,是说现今之楷书(王应麟说:自唐以前,皆谓隶书的名称.不很稳妥。古人所谓隶书,是说...

 

-隶书-

隶书的名称,不很稳妥。古人所谓隶书,是说现今之楷书(王应麟说:“自唐以前,皆谓隶书的名称.不很稳妥。古人所谓隶书,是说现今之楷书。王应麟说:“自唐以前,皆谓楷字为隶,欧阳公《集古录》始误以八分为隶”);现今的隶书,古人叫做“八分”。但“分”的名称,又没有一定。关于“隶”和“分”的辩论文字,除《佩文斋书画谱》所已著录的外,翁方纲有篇专论,主张。叫做《隶八分考》,其他如刘熙载的《艺概》,及包世臣、康有为书中,都曾说到这个问题,各有各的主张。本篇不是考据文章,所以还是用通俗的叫法好些,免得多一番噜苏。

 

郑 簠


  郑簠,字汝器,号谷口,江苏上元人。

在碑学还没有昌盛之前,写隶字的很少,而且不很合法。可是他们也有他们的好处,写得好的,的确有种逸气,郑簠是最富有逸气的一个。

他的隶字,带用草法,写得最洒脱。不守纪律,逍遥自在,像煞是个游仙。他之所以有这个大胆,有了这个大胆而不至于“泛驾”,全靠他的襟抱和学问做背景。他家里所藏古碑,凡有四橱之多,他几乎无所不摹。但我们找遍汉碑,觉得没一通和他的字近似的。有人说他学《夏承》,《夏承》不过波折多一些罢了,郑簠的波折法,不是这里的波折法,说他学《夏承》是很牵强的,他是不肯呆学古碑的人啊。郑篮的波折法,和宋《山河堰石刻》稍似。

学郑簠的字的,有个万经,学得很相像。然而有一事不曾学到,郑簠何尝这样拘拘地摹仿古人过呢?李邕说得好,“学我者死,似我者俗”,我可以借这句话代郑簠赠给万经。
 

郑簠《隶书》

 

朱彝尊


  朱彝尊,字锡鬯,号竹垞,浙江秀水人,官检讨。

清初写隶字的,除了郑簠是特例外,其余可称为能品的也不少。虽然都很幼稚,但还足以发现美的情感,而表现其个性,恰合艺术的定义。这一派,我要拉朱彝尊做代表。

朱彝尊的隶字,包世臣列在“逸品”中(他不叫隶书而叫分书),逸气确乎有的,可是他的方法总不对。他似乎用欧字做垫子,把字形压得扁些,添上了几笔波磔,就算了。似乎在学唐以后的隶碑,没有汉人的气息。这也是时代的关系,假使他出世在嘉道以后,他的作品就不是这样了。
 

朱彝尊《隶书五言联》

 

桂 馥


  桂馥,字冬卉,号未谷,山东曲阜人,官知县。

桂馥是个小学家,他的隶字,写得很方整,有些近朱彝尊,但比朱彝尊来得平实,来得雄厚。逸气少一些,但所吸收的汉碑的气味,比朱多一些了。汉碑种类极多,他大约是出于《华山》、《娄寿》这几种的。

比桂馥年辈稍后的,有个钱泳,也写这一派隶字,益发呆板了。他有部《问经堂帖》,通行于一时,摹临汉碑,把汉隶台阁化了,贻误后生,罪过罪过!
 

桂馥《隶书六言联》

 

金 农


  金农,字寿门,号冬心,浙江钱塘人,布衣。

近代书家中,最特别的,要数金农了。他的用笔,又方又扁,叫做“漆书”。谁都指不出他的师承来(或说他真书学《郑长猷造像》,倒很相近)。康有为说:“乾隆之世,已厌旧学,冬心、板桥(郑燮),参用隶笔,然失则怪,此欲变而不知变者。”这话固然不错,但一来有时代的关系,二来他的气味好,毕竟不能一笔抹煞他。平心地说来,一方面我们该要悯惜他那“不知变”和“失则怪”的苦衷,又一方面还该赞佩他那副创造精神才好。

他的隶书,横画很粗阔,一竖都很细小,字的全形很长,处处和别人家不同。他的画也很奇别,向来写梅花的,总倾向于疏朗高澹一路,他偏要写“密萼繁枝”。总之:他是富于独创精神的,学问也好些,无论字或画,都有一种不可掩的逸气在里面。
 

金农《隶书》

 

伊秉绶


  伊秉绶,字墨卿,号默庵,福建宁化人,官知府。

伊秉绶是隶家正宗,康有为说他集分书之成,很对。其实,他的作品,无体不佳,一落笔就和别人家分出仙凡的界限来。除出篆书是他不常写的外,其余色色都比邓石如境界来得高(参看第七章)。包世臣只取他的行书,列入“逸品下”,还不能赏识他,康有为才是他的知己啊。

他的隶字,早年和桂馥同一派的,后来他有了独到之见,便把当时板滞的习气完全改除,开条清空高邈的路出来。

写字的条件多着哩,用笔用墨以外,还有结体,布白。布白有一个字以内的布白,有字与字之间的布白,还有整行乃至整幅的布白——这就是古人所谓“小九宫”、“大九宫”。别人家写隶字,务求匀整,一颗颗地活像算珠,这和“馆阁体”相差几何呢?伊秉绶对于这一层很讲究,你看他的作品,即使画有方格的,也依旧很错落。记得黄庭坚诗云:“谁知洛阳杨风子(杨凝式),下笔却到乌丝阑”,古人原都不肯死板板地就范的。
 

伊秉绶《五言隶书联》

 

何绍基


  何绍基,字子贞,号蝯叟,湖南道州人,官编修。

何绍基各体书,隶书第一,真书还在其次。真书病在写得太熟(应酬太多,亦其一因),太熟了,无意中夹入通俗的成分进去,同时把那仅有的古意漫漫地散失了。他的隶字,还不至于熟.因为他比较少应酬的缘故。

他的隶字的好处,在有一缕真气,用笔极空灵,极洒脱,看过去很潦草,其实他并不肯丝毫苟且的。至于他的大气盘旋处,更非常人所能望其项背。他生平遍写各体隶碑,对于《张迁》的功夫最深。他的境界,虽没有像伊秉绶的高,但比桂馥来得生动,比金农来得实在,在隶家中,不能不让他占一席位次。
 

何绍基《七言隶书联》

 

陈鸿寿


  陈鸿寿也以写隶字出名,他全仗聪明,把隶体割裂改装,改装得很巧,很醒目的。他的隶字的价值,等于赵之谦的篆书的价值,毕竟不十分大雅,所以只好在这里附带说及之。

 

陈鸿寿《六言联》

 

(未完待续)欲知前文,戳此链接!>>>

沙孟海《近三百年的书学》——节选六

沙孟海《近三百年的书学》——节选五

沙孟海《近三百年的书学》——节选四

沙孟海《近三百年的书学》——节选三

沙孟海《近三百年的书学》——节选二

沙孟海《近三百年的书学》——节选一

 

小编提要:

1、郑簠        写得虽不太合法,但他凭借着丰富的才学和收藏,把草法带入隶书,写得逍遥自在,像煞是个游仙

2、朱彝尊      以欧字为底,把字形压得横扁,并添多笔波磔,风格似唐以后的隶碑

3、桂馥        善小学,字形方整,较朱彝尊比更为平实雄厚。但逸气较少

4、金农        字形方扁,横画粗阔,竖笔细小,有“漆书”之称

5、伊秉绶      早年与桂馥同派,后开清空高邈之格

6、何绍基      于《张迁碑》用功最甚,用笔空灵洒脱,似有一缕真气


相关热词搜索:秘笈 沙孟海

上一篇:秘笈 ▏沙孟海《近三百年的书学》——节选六
下一篇:秘笈 ▏楷书、行书、草书和隶书的练习方法——行书1

收藏   分享到:
佳作展播
  • 李白《渡荆门送别》
    胡雨慰 李白《渡荆门送别》
  • 终南山
    郑诗源 终南山
  • 古诗一首
    胡恒升 古诗一首
  • 山居秋瞑
    杨景森 山居秋瞑
  • 观云老树边
    施哲楷 观云老树边
  • 春夜喜雨
    顾浩一 春夜喜雨
  • 乐游原
    林璐辉 乐游原
  • 王维诗山居秋暝
    纪智宇 王维诗山居秋暝
  • 杜甫.春夜喜雨
    胡滔 杜甫.春夜喜雨
  • 题破山寺后禅院
    陶亦成 题破山寺后禅院
Copyright (C) 2014-2018 版权所有 苏州龙的信息系统股份有限公司 苏ICP备10223082号-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