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400-960-1828
上海隆缔 创智文化 传承文明
创智文化 传承文明

秘笈 ▏徐无闻《褚遂良书法试论》——节选二
2016-08-19 15:22:40   来源:龙的在线晒墨宝微信公众平台   评论:0 点击:

初唐时期,欧、虞、褚三家俱负盛名,但他们的书法作品,今天能看见的都很少。名为褚遂良的作品,大约有二十几种,但若据实考辨,可靠...
 

 

初唐时期,欧、虞、褚三家俱负盛名,但他们的书法作品,今天能看见的都很少。名为褚遂良的作品,大约有二十几种,但若据实考辨,可靠的也不过几种而己。现将我所知的各种略述如下:

 

一、小楷《阴符经》


小楷《阴符经》(局部)
 

小楷《阴符经》,字大如豌豆,风格与传世的二王小楷一派大致相同。见于南宋越州石氏所刻《晋唐楷帖十一种》,明文徵明又据越州石氏本翻刻于《停云馆帖》中。帖尾衔名下有“奉旨写”,“永徽五年”下又有“奉旨造”,显然不是褚遂良真笔。但由于书法水平较高,所以文徵明、翁方纲等都相信是真迹。

 

二、草书《阴符经》

草书《阴符经》,亦见前帖中,末署“贞观六年奉敕书”,也是明显的伪托。褚遂良被太宗召为侍书,事在贞观十二年。

 

三、小楷《度人经》


小楷《度人经》(局部)
 

小楷《度人经》,明清丛帖中摹刻者不止一种。其墨迹清初尚见著录,吴其贞《书画记》卷三:“褚河南小楷《度人经》,书在硬黄纸上,纸墨佳,书法潇洒,结构峭厉,得钟、王遗意,却非褚书,乃宋人书也,在南宋已入石矣。”

 

四、小楷《老子西升经》

小楷《老子西升经》,见董其昌刻《戏鸿堂帖》,陈息园刻《玉烟堂帖》中。墨迹清初尚见著录,顾复《平生壮观》卷一:“褚书《西升经》,黄蜡笺,宣和收藏……董文敏云:‘《老子西升经》,褚河南真迹,米元章评为唐经生书,又云一种伪好物。《西升》束于法度,故米漫仕不甚赏心。”’这本帖,正如杨守敬所说“的是褚法”(见杨守敬《学书迩言·小楷帖》),但褚法不等于就是褚遂良的真迹。米芾《书史》云:“唐太宗书窃类子敬。公权能于太宗书卷辨出,而复误连右军帖为子敬。公权知书者乃如此。其跋冯氏《西升经》,唐经生书也,乃谓之褚书者同也。”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唐朝柳公权已把这《西升经》指为褚遂良书,附会由来已久。应该肯定米芾的鉴定是正确的,确是唐朝具有褚法的经生所书。

 

五、小楷《飞鸟帖》

小楷《飞鸟帖》,未见。顾复《平生壮观》卷一:“黄蜡笺,小楷仿大令,与《西升经》颇相类而少逊之,本身有秋壑图书。”

以上五种,除《飞鸟帖》不论,其余四种都不是褚遂良的真迹,大都是唐宋人的伪托或附会,把一些书法水平较高的古写本书卷附会为名家墨迹,也不独褚书为然,如《灵飞经》被指为钟绍京书,《唐韵》被指为吴彩鸾书,这是前人既崇拜古人,又囿于见闻的局限性。本世纪初,敦煌所出的数以万计的唐以前和唐代写本经卷重见人间,我们对传世的这类被指为名家的墨迹便可恍然了悟。

 

六、行书《潭府帖》


行书《潭府帖》(局部)
 

行书《潭府帖》。见《淳化阁帖》卷四。宋人已断为伪作。黄伯思《东观余论》卷上:“河南谪潭时,无有薛姓为侍中者。”“及观字势,亦褚作妩媚态,其伪必矣。”

 

七、行书《山河帖》

行书《山河帖》。见《淳化阁帖》卷四。也靠不住。黄伯思《东观余论》卷上:“《山河帖》乃褚河南所书《枯树赋》中钞出耳。此庾子山作而褚书之。‘褚遂良述’四字,后人妄益。”

 

八、行书《家侄帖》


行书《家侄帖》(局部)
 

行书《家侄帖》。见《淳化阁帖》卷四。此帖的真伪不易断定,从文字内容看是一封平常的书信,就书法看确是褚法。黄伯思说:“乃河南得意书,翩翩有逸、敬体。”清王澍则以为“此帖笔势肥浊,骨韵软缓,全带俗气,定是伪书。不知长睿何见,遽有此语。董思白每为学者论书,辄亦拈此为法,所未喻也。”这迥然相反的看法,很可能是各自所见的拓本优劣悬殊而形成的。

 

九、《褚摹兰亭》

《褚摹兰亭》。自唐宋以来,传世的各种兰亭摹本、临本和刻本,除定武石本一系外,几乎都被指为褚摹、褚临。1960年代影印的《兰亭墨迹汇编》中,兰亭八柱第二本、梁章钜本、陈鉴本、王世贞本四种都称为褚摹;称为虞世南摹的张金界奴本,在《秋碧堂帖》中也称褚摹,称为冯承素本的,清人也往往以为是褚。事实上这些称法,都没有确凿的依据。北宋时,米芾是精鉴晋唐书法的专家,就不承认有所谓褚摹的《兰亭》。他在题《兰亭》的诗中说:“彦远记模不记褚,《要录》班班纪名氏。后生有得苦求奇,寻购褚摹惊一世。寄言好事但赏佳,俗说纷纷那有是。”他自藏的一本《兰亭》,被定为“米姓秘玩天下法书第一,跋云:“唐太宗既获此书,使冯承素、韩道政、赵模、诸葛贞之流模赐王公,褚遂良时为起居郎,盖检校而己。此轴在苏氏命为褚模,观意易改误数字真是褚笔落笔直书,余皆双钩。”也只是说其中几个修改原稿的字是褚遂良直接临写的罢了。高士奇曾藏的一本《兰亭》,有米芾跋定为褚临,“虽临王书,全是褚法”,评价极高(见《江村消夏录》)。但现存的任何一种《兰亭》临本墨迹,都未能与米跋相符合。

 众多的《兰亭》临摹本被指为褚,虽然查无实据,却也事出有因。一是褚遂良曾奉唐太宗命,鉴定、整理过王羲之墨迹,而《兰亭》又是唐太宗酷好的王羲之的杰作;二是与欧、虞两家相比,褚对王法领会更多,其影响表现在作品中也更明显。因此,我们研宄褚遂良的书法,就必须对《兰亭》进行探讨,才能看清艺术发展的轨迹。

 

十、行书《枯树赋》


行书《枯树赋》(局部)
 

行书《枯树赋》。见于《淳熙秘阁续法帖》、《玉烟堂帖》、《听雨楼帖》等丛帖中。无书者署名,末有“贞观四年十月八日为燕国公书”一行。欧阳辅说:“真本为十四年。”(见《集古求真》)我未见此本。墨迹著录于《宣和书谱》,佚于何时不可知,明王世贞等所见的己是勾填本。此件在唐时便很有名,但末尾题记年月,不能使人无疑。苏颂云:“余按徐浩《书品》云:中宗时,中书令宗楚客恩幸用事,尝赐二王真迹二十轴,因制为十二屏,以褚遂良枯树赋为脚。大会群贤,张以示之,薛稷、崔湜辈见之,皆废食叹息。验此赋,河南书明矣……观其笔力遒媚,颇逼二王,非河南不能为也。学者多云燕公于志宁也。按志宁曾祖谨仕周开国封燕,志宁正(贞)观末始袭祖封,而此赋乃在未封前。岂当时公卿自有封燕者而史失其传耶?或志宁嗣封当在前而书传记之误耶?又不可得详也。”现在能见到的拓本,虽然辗转摹刻,与原迹相距己远,但用笔结构还是褚法,多少有些参考的价值。

 

十一、行书《唐太宗哀册》

行书《唐太宗哀册》(亦称《文皇哀州》)。见于《戏鸿堂帖》、《玉烟堂帖》等丛帖中。墨迹至明末尚存,著录于《平生壮观》、《珊瑚网》等书中,卷后有米友仁跋:“褚遂良书在唐贤诸名世士书中最为秀颖,得羲之法最多者。真字有隶法,自成一家,非诸人可以比肩。此书盖其晚年。绍兴丙辰十二月初五日,臣友仁审定。”哀册为褚遂良所撰是无疑的。刘《隋唐嘉话》卷中:“褚遂良为太宗哀册文,自朝还,马误入人家而不觉也。”《唐文粹》选录此文作褚撰。以《文粹》与传刻墨迹互校,文字略有出入,可知传刻的墨迹实是褚遂良的稿本。这是件有根据的褚氏行书,与《枯树赋》也很近似,已为后来米芾的小行书开启门户,但摹刻不精,失之疲软。(未完待续)

 

欲知前文,戳此链接!>>>

徐无闻《褚遂良书法试论》——节选一


相关热词搜索:秘笈 书法 褚遂良

上一篇:秘笈 ▏徐无闻《褚遂良书法试论》——节选三
下一篇:秘笈 ▏徐无闻《褚遂良书法试论》——节选一

收藏   分享到:
佳作展播
  • 李白《渡荆门送别》
    胡雨慰 李白《渡荆门送别》
  • 终南山
    郑诗源 终南山
  • 古诗一首
    胡恒升 古诗一首
  • 山居秋瞑
    杨景森 山居秋瞑
  • 观云老树边
    施哲楷 观云老树边
  • 春夜喜雨
    顾浩一 春夜喜雨
  • 乐游原
    林璐辉 乐游原
  • 王维诗山居秋暝
    纪智宇 王维诗山居秋暝
  • 杜甫.春夜喜雨
    胡滔 杜甫.春夜喜雨
  • 题破山寺后禅院
    陶亦成 题破山寺后禅院
Copyright (C) 2014-2019 版权所有 上海隆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沪ICP备16011714号-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