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400-960-1828
上海隆缔 创智文化 传承文明
创智文化 传承文明

霍光金日传第三十八《汉书》
2015-10-08 14:29:46   

【说明】本传叙述霍光、金日(附其子金安上)的事迹。这篇可以说是武帝托孤重臣的合传。霍光,霍去病的异母弟。出入禁闼二十余年。“小心谨慎,未尝有过”,颇受武帝亲信。故武帝临终,任其为大司马大将军,封博陆侯,与金日、上官桀、桑弘羊同受遗诏,辅佐少主。后以谋反罪名,诛除上官桀、桑弘羊,而专朝政,擅为废立,“威震海内”。执政二十年。轻徭薄赋,与民休息,促使社会安定。亲属显贵,权倾中外。身后,霍氏以谋反罪,族诛。金日,本是匈奴休屠王太子,入汉后,侍从武帝尽职,赐姓金。后预防并擒获谋刺武帝的莽何罗兄弟,愈得武帝亲信,故得封为秺侯,与霍光等同受遗诏辅少主。昭帝初病死。《汉书》传其始末,突出人物性格及武帝身后政坛要事,是一篇史、文并茂的佳作。传末,褒霍光忠诚劝高,而讥其“不学无术”。所谓“不学无术”是什么意思?昔人言“伴君如伴虎”;既然伴虎,就应当学着做猫,否则就是无术。霍氏之祸,集中反映了皇权与权臣的矛盾,而皇权与权臣的矛盾,始终是专制制度下反复出现、不绝如缕的问题。 霍光字子孟,票骑将军去病弟也(1)。父中孺,河东平阳人也(2),以县吏给事平阳侯家(3),与侍者卫少儿私通而生去病(4)。中孺吏毕归家,娶妇生光,因绝不相闻(5)。久之,少儿女弟子夫得幸于武帝(6),立为皇后,去病以皇后姊子贵幸。既壮大,乃自知父为霍中孺,未及求问。会为票骑将军击匈奴,道出河东,河东太守郊迎,负弩矢先驱(7),至平阳传舍(8),遣吏迎霍中孺。中儒趋入拜谒,将军迎拜,因跪曰:“去病不早自知为大人遗体也(9)。”中孺扶服(匍匐)叩头,曰:“老臣得托命将军,此天力也。”去病大力中孺买田宅奴婢而去。还,复过焉(10),乃将光西至长安,时年十余岁,任光为郎(11),稍迁诸曹侍中(12)。去病死后,光为奉车都尉光禄大夫(13),出则奉车,入侍左右,出入禁闼二十余年(14),小心谨慎,未尝有过,甚见亲信。 (1)去病:霍去病。本书有其传。(2)中:通仲。河东:郡名。治安邑(在今山西夏县西北)。平阳:县名。在今山西临汾西南。(3)给事:言当差。平阳侯:指平阳侯曹参之曾孙曹时。(4)卫少儿:卫青的同母姊。(5)绝不相闻:指霍中孺与卫少儿断绝关系而不过问。(6)女弟:妹妹。卫子夫:即汉武帝的卫皇后。《外戚传》中有其传。(7)先驱:开道。(8)传舍:驿站的客房,犹今之招待所。(9)遗体:言自身为父母所亲生。(10)过(guō):探望。(11)任:保举。郎:官名。光禄勋所属的议郎、中郎、侍郎、郎中等统称为“郎”。(12)诸曹:即左右曹,在内廷做秘书工作。侍中:是列候以下至郎中的加官,侍卫皇帝,切问近对。(13)奉车都尉:掌管皇帝的乘舆。光禄大夫:官名。掌论议。奉车都尉与光禄大夫,都是光禄勋的属官。(14)禁闼(tà):宫门。 征和二年(1),卫太子为江充所败(2),而燕王旦、广陵王胥皆多过失(3)。是时上年老,宠姬钩弋赵倢伃有男(4),上心欲以为嗣,命大臣辅之。察群臣唯光任大重(5),可属(嘱)社稷(6)。上乃使黄门画者画周公负成王朝诸侯以赐光(7)。后元二年春(8),上游五柞宫(9),病笃(10),光涕泣问曰:“如有不讳(11),谁当嗣者?”上曰:“君未谕前画意邪(12)?立少子,君行周公之事(13)。”光顿首让曰:“臣不如金日(14)。”日亦曰:“臣外国人,不如光。”上以光为大司马大将军(15),日为车骑将军(16),及太仆上官桀为左将军(17),搜粟都尉桑弘羊为御史大夫(18),皆拜卧内床下(19),受遗诏辅少主。明日,武帝崩,太子袭尊号(20),是为孝昭皇帝。帝年八岁,政事一决于光。 (1)征和二年:前91年。(2)卫太子:即武帝之子刘据,卫皇后所生。谥戾,故又称戾太子。江充:武帝之臣,曾陷害卫太子。其事详见《武五子传》。(3)燕王旦:武帝第三子。广陵王胥:武帝第四子。其事均详于本书《武五子传》。(4)钩弋(yì):宫名。在长安城南。赵倢伃:昭帝刘弗陵的生母,住于钩弋宫。男:指刘弗陵。(5)任大重:可以做大事负责任。(6)社稷:国家的代称。(7)黄门画者:宫中的画工。周公负成王朝诸侯:周武王去世,成王即位年幼,周公(成王之叔)恐天下有变,代成王主持朝政七年,而后归政。(8)后元二年:前87年。(9)五柞宫:在今陕西周至县东南。(10)病笃:病重。(11)不讳:无法忌讳之事,指死,此指武帝死。(12)谕:理解,明白。(13)行周公之事:意思是说代少主摄政,以后才归政。(14)金日(mìtī):本匈奴人,归汉后受到武帝重用。本传后半节详述其人其事。(15)大司马大将军:大将军为汉代最高军衔,大司马是加衔。霍光任此职衔,为中朝官之首,掌握军政大权。 (16)车骑将军:仅次于大将军、骠骑将军的军衔。(17)大仆:官名。掌皇帝的乘舆。上官桀;字少叔,陇西上邦人。左将军:次于车骑将军的军衔。 (18)搜粟都尉:官名。掌军粮。桑弘羊:洛阳商人之子,十三岁为侍中,武帝时的理财大臣。(19)卧内:卧室。(20)袭尊号:言继承帝位。 先是,后元年(1),侍中仆射莽何罗与弟重合侯通谋为逆(2),时光与金日、上官桀等共诛之,功未录(3)。武帝病,封玺书曰(4):“帝崩发书以从事(5)。”遗诏封金日为秺侯,上官桀为安阳侯,光为博陆侯,皆以前捕反者功封。时卫尉王莽子男忽侍中(6),扬语曰:“帝崩,忽常在左右,安得遗诏封三子事(7)!群儿自相贵耳。”光闻之,切让王莽,莽杀忽(8)。 (1)后元年:前88年。(2)侍中仆射(yè):官名。侍中的首领。莽何罗:本姓马,改马为莽乃东汉明帝之马皇后所为。(3)功未录:未论功行赏之意。(4)封玺书:将诏书加封盖印。(5)发书以从事:打开诏书,照诏令办事。(6)卫尉:官名。掌守卫皇宫。王莽:字稚叔,天水人。见本书《公卿表》。子男:儿子。(7)遗诏:此诏是真是伪,是历史之一谜。(8)酖(zhèn):毒酒。 光为人沈静详审(1),长财(才)七尺三寸(2),白皙,疏眉目,美须髯。每出入下殿门,止进有常处,郎仆射窃识视之(3),不失尺寸,其资性端正如此。初辅幼主,政自己出,天下想闻其风采。殿中常有怪,一夜群臣相惊,光召尚符玺郎(4),郎不肯授光。光欲夺之,郎按剑曰:“臣头可得,玺不可得也!”光甚谊(义)之。明日,诏增此郎秩二等。众庶莫不多光(5)。 (1)沈静详慎:沉着谨慎。(2)七尺三寸:约合今168公分。(3)郎仆射:郎官的首领。识(zhì)记住。(4)尚符玺郎:官名。掌管符玺,符节令之属官。(5)众庶:民众。多:称美。 光与左将军桀结婚相亲,光长女为桀子安妻。有女年与帝相配,桀因帝姊鄂邑盖主内(纳)安女后宫为倢伃(1),数月立为皇后。父安为票骑将军,封桑乐侯。光时休沐出(2),桀辄入代光决事。桀父子既尊盛,而德长公主(3)。公主内行不修(4),近幸河间丁外人(5)。桀、安欲为外人求封,幸依国家故事以列侯尚公主者(6),光不许。又为外人求光禄大夫,欲令得召见,又不许。长主大以是怨光。而桀、安数为外人求官爵弗能得,亦惭。自先帝时,桀已为九卿,位在光右(7)。乃父子并为将军,有椒房中宫之重(8),皇后亲安女,光乃其外祖,而顾专制朝事(9),繇(由)是与光争权。 (1)鄂邑盖主:武帝的长女,封为鄂邑长公主。因嫁给盖侯为妻,故又称盖主。她是昭帝之姊,曾抚养昭帝成人。(2)休沐:休假沐浴,即例假。(3)德:感恩。(4)内行不修:私生活不检点。(5)近幸;亲近宠爱。河间:郡名。治乐成(在今河北南县东南)。丁外人:关外姓丁者。(6)幸:希望。故事:旧例。汉时旧例。凡要公主为妻,皆可封候,但霍光以为了外人只是与长公主私通,故不许封侯。(7)位在光右:在武帝时,桀为太仆,在九卿之列,位在霍光之上。右:当时以右为尊。(8)椒房中宫:指皇后。汉时未央官中有椒房殿,皇后新居,故以其代称皇后。重:倚:重。(9)顾:犹反。 燕王旦自以昭帝兄,常怀怨望(1)。及御史大夫桑弘羊建造酒榷盐铁(2),为国兴利,伐其功(3),欲为子弟得官,亦怨恨光。于是盖主、上官桀、安及弘羊皆与燕王旦通谋,诈令人为燕王上书(4),言“光出都肄郎羽林(5),道上称跸(6),太官先置(7)。又引 苏武 前使匈奴(8),苟留二十年不降,还乃为典属国(9),而大将军长史敞亡(无)功为搜粟都尉(10)。又擅调益莫(幕)府校尉(11)。光专权自恣,疑有非常(12)。臣旦愿归符玺(13),入宿卫,察奸臣变。侯司(伺)光出沐日奏之。桀欲从中下其事(14),桑弘羊当与诸大臣共执退光(15)。书奏,帝不肯下。 (1)常怀怨望:指燕王旦因当不上皇帝而抱怨。(2)酒榷:酒专卖。盐铁:指官营盐铁。(3)伐:矜持。(4)诈令人上书事,参考本书《武五子传》之燕刺王传。(5)都:集合之意。肄:操练。羽林军,皇帝之近卫军。(3)称跸(bì)传令戒严。(7)太官:官名。掌皇帝饮食。先置:先准备饮食。(8)苏武:字子卿,杜陵入。本书有其传。(9)典属国:官名。掌各族事务。(10)长史:官名。僚属之长,汉代丞相,大司马大将军等皆有长史。敞:杨敞,华阴人。霍光的亲信。本书有其传。搜粟都尉:这里指大司农。时杨敞为大司农,正与苏武为典属国同时(11)幕府:指大将军府。校尉:次于将军的军官。(12)非常:指谋为不轨之事。(13)归符玺:归还燕符玺,辞去王位之意。(14)中:指中朝。下其事:将此奏事批交有司处理。(15)执退光:迫使霍光退位。 明旦,光闻之,止画室中不入(1)。上问“大将军安在?”左将军桀对曰:“以燕王告其罪,故不敢入。”有诏召大将军。光入,免冠顿首谢,上曰:“将军冠。朕知是书诈也,将军亡(无)罪。”光曰:“陛下何以知之?”上曰:“将军之广明(2),都郎属耳(3)。调校尉以来未能十日,燕王何以得知之?且将军为非,不须校尉。”是时帝年十四。尚书左右皆惊(4),而上书者果亡,捕之甚急。桀等惧,白上小事不足遂(5),上不听。 (1)画室:殿门西阁之室,其中有古帝王画像。(2)广明:驿亭名。有长安城东东都门外。(3)都:试;考核。都郎属:考核所属郎吏。(4)尚书:官名。掌文书。(5)遂:深究。 后桀党与有谮光者(1),上辄怒曰:“大将军忠臣,先帝所属(嘱)以辅朕身,敢有毁者坐之。”自是桀等不敢复言,乃谋令长公主置酒请光,伏兵格杀之,因废帝,迎立燕王为天子。事发觉,光尽诛桀、安、弘羊、外人宗族。燕王、盖主皆自杀。光威震海内。昭帝既冠(2),遂委任光,讫十三年(3)。百姓充实,四夷宾服。 (1)党与:朋党。谮(zèn):诬陷。(2)冠:古时男子二十岁加冠。昭帝行冠时(元凤四年。前77年)年十八,霍光仍未归政。(3)讫十三年:指昭帝在位的十三年。 元平元年(1),昭帝崩,亡(无)嗣。武帝六男独有广陵王胥在,群臣议所立,咸持广陵王(2)。王本以行失道,先帝所不用。光内不自安。郎有上书言“周大王废太伯立王季(3),文王舍伯邑考立武王(4),唯在所宜,虽废长立少可也。广陵王不可以承宗庙(5)。”言合光意。光以其书视(示)丞相敞等(6),擢郎为九江太守(7),即日承皇太后诏(8),遣行大鸿胪事少府乐成、宗正德、光禄大夫吉、中郎将利汉迎昌邑王贺(9)。 (1)元平元年:前74年。(2)咸持:都持议。(3)废太伯立王季:言周太王废其长子太伯,而立其少子。(4)舍伯邑考立武王:言周文王舍其长子伯邑考,而立其次子武王。(5)承宗庙:指继承皇位。(6)敞:杨敞。(7)九江:郡名。治寿春(今安徽寿县)。(8)皇太后:昭帝之上官皇后,昌邑王即帝位后;尊其为皇太后。(9)行:代理。大鸿胪:官名。掌山海池泽收入及皇室手工业制造。乐成:姓史。宗正:官名。掌宗室事务。德:刘德,字路叔。吉:丙吉,字少卿,鲁人。本书有其传。中郎将:官名,光禄勋的属官。利汉:人名。昌邑王贺:刘贺,其事详见《武五子传》。 贺者,武帝孙,昌邑哀王子也(1)。既至,即位,行yín乱。光忧懑(2),独以问所亲故吏大司农田延年(3)。延年曰:“将军为国柱石,审此人不可,何不建白太后(4),更选贤而立之?”光曰:“今欲如是,于古尝有此否?”延年曰:“伊尹相殷(5),废太甲以安宗庙,后世称其忠。将军若能行此,亦汉之伊尹也。”光乃引延年给事中(6),阴与车骑将军张安世图计(7),遂召丞相、御史、将军、列侯、中二千石、大夫、博士会议未央宫(8)。光曰:“昌邑王行昏乱,恐危社稷,如何:”群臣皆惊鄂(愕)失色,莫敢发言,但唯唯而已(9)。田延年前,离席按剑,曰:“先帝属(嘱)将军以幼孤,寄将军以天下,以将军忠贤能安刘氏也。今群下鼎沸,社稷将倾,且汉之传谥常为孝者(10),以长有天下,令宗庙血食也(11)。如今汉家绝祀,将军虽死,何面目见先帝于地下乎?今日之议,不得旋踵(12)。群臣后应者,臣请剑斩之。”光谢曰:“九卿责光是也。天下匈匈不安(13),光当受难(14)。”于是议者皆叩头,曰:“万姓之命在于将军,唯大将军令。” (1)昌邑哀王:刘髆,武帝第五子。(2)懑(mèn)愤闷。(3)田延年:字子宾,阳陵人。原在霍光幕府中任事,故称“故吏”。本书卷九十有其传。(4)建白:建议。(5)伊尹相殷:伊尹为商汤之相,汤死后,掌朝政,专废立,曾逐太甲。(6)引:荐举。给事中:加官名。在朝中顾问应对。(7)张安世:字子孺,杜陵人。参与霍光废昌邑王贺事。(8)中二千石:月俸一百八十斛,是汉代高级官员。大夫:官名。参与议政。顾问应对。博士:官名。太常的属官,备顾问。未央宫:萧何主持所修,在西安市长安故城内西南隅。(9)唯唯:应答词,犹如“是是”。(10)汉之传谥常为孝者:言汉帝谥法常称“孝”,如孝惠、孝武、孝昭等。(11)血食:杀牲以祭祀,故有此称。(12)不得旋踵:不能退缩。(13)匈匈:同“洶洶”,骚扰不安的样子。(14)光当受难:言光当受群臣责难。 光即与群臣俱见白太后,具陈昌邑王不可以承宗庙状。皇太后乃车驾幸未央承明殿(1),诏诸禁门毋内(纳)昌邑群臣。王入朝太后还,乘辇欲归温室(2),中黄门宦者各持门扇(3),王入,门闭,昌邑群臣不得入。王曰:“何为?”大将军跪曰:“有皇太后诏,毋内(纳)昌邑群臣。”王曰:“徐之(4)何乃惊人如是!”光使尽驱出昌邑群臣,置金马门外(5)。车骑将军安世将羽林骑收缚二百余人,皆送廷尉诏狱(6)。令故昭帝侍中中臣侍守王(7)。光敕左右:(8)“谨宿卫,卒(猝)有物故自裁(9),令我负天下,有杀主名。”王尚未自知当废,谓左右:“我故群臣从官安得罪,而大将军尽系之乎。”顷之,有太后诏召王。王闻召,意恐,乃曰:“我安得罪而召我哉!”太后被珠襦(10),盛服坐武帐中(11),侍御数百人皆持兵,期门武士陛戟(12),陈列殿下,群臣以次上殿,召昌邑王伏前听诏。光与群臣连名奏王,尚书令读奏曰(13): (1)承明殿:在未央宫中。(2)温室:殿名。冬日避寒之处,这里指未央宫之温室殿。(3)中黄门宦者:在后宫当差的宦官。(4)徐之:慢慢来。(5)金马门:未央宫正门。门外有铜马,故名金马门。(6)廷尉:最高司法长官。诏狱:专门处治皇帝特旨案犯之处。(7)中臣,疑为“中官”之讹。中官,是宦者之统称。侍守:名侍而实守,犹今言软禁,以防发生意外事故。(8)敕(chì):告诫。(9)物故:死亡。自裁:自杀。(10)孺(yú):短袄。(11)武帐:具有兵器和卫士的帷帐。(12)期门武士:皇帝的一种待卫武士,武帝时所建。陛戟:执戟列于殿阶下。(13)尚书令:官名。尚书的长官。 丞相臣敞、大司马大将军臣光、车骑将军臣安世、度辽将军臣明友、前将军臣增、后将军臣充国、御史大夫臣谊、宜春侯臣谭、当涂侯臣圣、随桃侯臣昌乐、杜侯臣屠耆堂、太仆臣延年、太常臣昌、大司农臣延年、宗正臣德、少府臣乐成、廷尉臣光、执金吾臣延寿、大鸿胪臣贤、左冯翊臣广明、右扶风臣德、长信少府臣嘉、典属国臣武、京辅都尉臣广汉、司隶校尉臣辟兵、诸吏文学光禄大夫臣迁、臣畸、臣吉、臣赐、臣管、臣胜、臣梁、臣长幸、臣夏侯胜、太中大夫臣德、臣卬昧死言皇太后陛下:(1)臣敞等顿首死罪。天子所以永保宗庙总一海内者,以慈孝礼谊(义)赏罚为本。孝昭皇帝早弃天下,亡(无)嗣,臣敞等议,礼曰“为人后者为之子也(2)”,昌邑王宜嗣后,遗宗正、大鸿胪、光禄大夫奉节使征昌邑王典丧(3),服斩缞(4),亡(无)悲哀之心,废礼谊(义),居道上不素食(5),使从官略女子载衣车(6),内(纳)所居传舍,始至谒见(7),立为皇太子,常私买鸡豚以食。受皇帝信玺、行玺大行前(8),就次发玺不封(9)。从官更持节,引内(纳)昌邑从官驺宰官奴二百余人(10),常与居禁闼内敖戏。自之符玺取节十六(11),朝暮临,令从官更持节从。为书曰“皇帝问侍中君卿(12):使中御府令高昌奉黄金千斤(13),赐君卿取十妻。”大行在前殿,发乐府乐器(14),引内(纳)昌邑乐人,击鼓歌吹作俳倡(15)。会下还(16),上前殿,击钟磬,召内太一宗庙乐人辇道牟首(17),鼓吹歌舞,悉奏众乐。发长安厨三太牢具祠阁室中(18),祀已,与从官饮啖。驾法驾(19),皮轩鸾旗(20),驱驰北宫、桂宫(21),弄彘斗虎(22)。召皇太后御小马车(23),使宫奴骑乘,游戏掖庭中(24)。与孝昭皇帝宫人蒙等yín乱,诏掖庭令敢泄言要(腰)斩(25)。 (1)敞:杨敞。光:霍光。安世:张安世。明友:范明友。增:韩增。充国:赵充国。谊:蔡谊。谭:王谭。圣:魏圣。昌乐:赵昌乐。屠耆堂:原匈奴人。延年:杜延年。昌:苏昌。延年:田延年。德:刘德。乐成:史乐成。光:李光。延寿:李延寿。贤:韦贤。广明:田广明。德:周德。嘉:不知其姓。武:苏武。广汉:赵广汉。辟兵:不知其姓。迁:王迁。畸:宋畸。吉:丙吉。赐、管、胜、梁、长幸、德:不知其姓。卬:赵卬。(2)为人后者为之子:承继于人者为人之子。(3)典丧:主持丧礼。(4)斩缞(cuī):用粗糙的生麻布粗制的孝服,其左右和下边都不缝。(5)居道上:在来京途中。素食:菜食无肉。(6)衣车:一种有帐幔遮蔽,有门出入,以运载妇女与衣服的车子。(7)谒见:拜见皇太后。(8)信玺、行玺:都是皇帝之印。汉代皇帝有六玺。即:皇帝行玺、皇帝之玺、皇帝信玺、天子行玺、天子信玺。又有传国玺,合称七玺。天子之玺由皇帝随身携带,其余均存于符节台(掌管符节印玺之官署)。大行:指刚死的皇帝。这里指昭帝。(9)次:指居丧之处。发玺不封:开玺匣不封存。(10)驺宰:掌管马厩之官。(11)符玺:指符节台。(12)君卿:人名,不知其姓。(13)中御府令:掌宫中衣服财宝之官,属少府。(14)乐府:掌音乐的官署(15)俳(pái)倡:表演戏剧者。(16)下:指昭帝灵柩下葬。(17)召内:召入。太一:即太一神。辇(niǎn):帝王车驾经过之道。牟首:地名。在上林苑中。(18)长安厨:京兆尹属下的官署。掌皇家供张。太宰:古代帝王贵族祭祀时,牛、羊、猪三牲具备,称“太牢”。阁室:阁道中之房屋。(19)法驾:皇帝祭祀天地社稷等大典时才使用的乘舆仪仗。(20)皮轩:以虎皮为屏障之乘车。鸾旗:以羽毛为饰之旌族。(21)北宫、桂宫:二宫名。均在未央宫北。(22)彘(zhì):野猪。(23)小马车:太后在宫中游玩时乘坐之小马(高仅三尺)拉的车。(24)掖庭:后宫,嫔妃宫女之住处。(25)掖庭令:官名。掌掖庭事务。 太后曰:“止(1)!为人臣子当悖乱如是邪!”王离席状(2)。尚书令复读曰: (1)止:命令停止读奏。(2)伏:拜伏于地。 取诸侯王、列侯、二千石绶及墨绶、黄绶以并佩昌邑郎官者免奴(1)。变易节上黄旄以赤(2)。发御府金钱刀剑玉器采缯(3),赏赐所与游戏者。与从官官奴夜饮,湛沔(沈湎)于酒(4)。诏太官上乘舆食如故(5)。食监奏未释服未可御故食(6),复诏太官趣(促)具(7),无关食监(8)。太官不敢具,即使从官出买鸡豚,诏殿门内(纳)(9),以为常。独夜设九宾(傧)温室(10),延见姊夫昌邑关内侯(11)。祖宗庙祠未举,为玺书使使者持节,以三太牢祠昌邑哀王园庙(12),称嗣子皇帝。受玺以来二十七日,使者旁午(13),持节诏诸官署征发,凡千一百二十七事。文学光禄大夫夏侯胜等及侍中傅嘉数进谏以过失,使人簿责胜(14),缚嘉系狱。荒淫迷惑,失帝王礼谊(义),乱汉制度。臣敞等数进谏,不变更(15),日以益甚,恐危杜稷,天下不安。 (1)绶:系印纽的丝带。汉制,诸侯王绿绶,列侯紫绶,二千石青绶,比六百石以上墨绶,比二百石以上黄绶。按级佩绶,不得僭越。者:疑为“诸”之讹。免奴:已赦免之奴隶。(2)旄:以旄牛尾作的装饰品,按等级规定颜色,不得随便变更。(3)采缯(zēng):彩色丝织品。(4)沈湎:沉溺。(5)乘舆:这里指皇帝。(6)食监:官名。监管皇帝饮食。未释服:未脱丧服,即指居丧未满期。故食:平时之饮食。(7)促具:催促办理。(8)关:关白,通知。(9)殿门:指守卫殿门者。(10)九傧:由礼官九人依次传引贵宾上殿的礼节。 (11)昌邑关内侯:昌邑王所封的关内侯。汉诸侯王可在其封国内按汉制封关内侯,但与皇朝封爵有区别。 (12)昌邑哀王:刘髆(bó),刘贺之父。按古礼法,刘贺既已继承昭帝之皇位,就应放弃同刘棺材之父子关系,而不应再称为刘髆之嗣子。(13)旁午:纵横之意,形容来往不绝。(14)簿责:据文书所列案情审讯。(15)更:改也。 臣敞等谨与博士臣霸、臣隽舍、臣德、臣虞舍、臣射、臣仓议(1),皆曰:“高皇帝建功业为汉太祖,孝文皇帝慈仁节俭为太宗,今陛下嗣孝昭皇帝后,行淫辟(僻)不轨。《 》云:‘籍(藉)曰未知,亦既抱子(2)。’五辟之属(3),莫大不孝。周襄王不能事母(4),《春秋》曰‘天王出居于郑(5)’,繇(由)不孝出之,绝之于天下也。宗庙重于君,陛下未见命高庙,(6)不可以承天序(7),奉祖宗庙,子万姓(8),当废。”臣请有司御史大夫臣谊、宗正臣德、太常臣昌与太祝以一太牢具,告祠高庙。臣敞等昧死以闻。 (1)霸:孔霸。隽舍:姓隽,名舍。德:不知其姓。仓:后仓。舍:不知其姓。(2)“藉曰未知,亦既抱子”:见《诗经·大雅·抑》。今译:假如说你不知礼,但你已抱了儿子。即年已长大,本该知礼大意。(3)五辟:五刑。泛指刑法。(4)周襄王不能事母:周襄王姬郑不能孝敬后母(惠后),故有逃往郑国之难。(5)“天王出居于郑”:见《春秋》僖公二十四年。(6)见命:受命。(7)天序:上天的安排,即天命。 (8)子万姓:以万姓为子民。即统治百姓之意。 皇太后诏曰:“可。”光令王起拜受诏,王曰:“闻天子有争(诤)臣七人,虽无道不失天下(1)。”光曰:“皇太后诏废,安得天子!”乃即持其手,解脱其玺组(2),奉上太后,扶王下殿,出金马门,群臣随送。王西面拜,曰:“愚戆不任汉事(3)。”起就乘舆副车(4)。大将军光送至昌邑邸(5),光谢曰:“王行自绝于天,臣等驽怯(6),不能杀身报德。臣宁负王,不敢负社稷。愿王自爱。臣长不复见左右。”光涕泣而去。群臣奏言:“古者废放之人屏于远方(7),不及以政,请徙王贺汉中房陵县(8)。”太后诏归贺昌邑,赐汤沐邑二千户。昌邑群臣坐亡(无)辅导之谊(义),陷王于恶,光悉诛杀二百余人。出死(9),号呼市中曰:“当断不断,反受其乱(10)。” (1)“闻天子有诤臣七人”二句:见《孝经·谏诤》。诤臣:直言敢谏之臣。(2)玺组;即玺绶。(3)戆(gàng):鲁莽。(4)乘舆副车:皇帝出行时的侍从车,又称“属车”。(5)昌邑邪:昌邑王在京的住处。(6)弩怯:低能懦怯。(7)屏:言放逐。(8)汉中房陵县:今湖北房县。(9)出死:出狱赴市处死。(10)这“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是当时俗语。意思是,未曾先下手除霍光,反为霍光所害。 光坐庭中,会丞相以下议定所立。广陵王已前不用,及燕刺王反诛,其子不在议中,近亲唯有卫太子孙号皇曾孙在民间(1),咸称述焉。光遂复与丞相敞等上奏曰:“礼曰:‘人道亲亲故尊祖,尊祖故敬宗(2)。’大宗亡(无)嗣(3),择支子孙贤者为嗣。孝武皇帝曾孙病已,武帝时有诏掖庭养视,至今年十八,师受《诗》、《论语》、《孝经》,躬行节俭,慈仁爱人,可以嗣孝昭皇帝后,奉承祖宗庙,子万姓。臣昧死以闻。”皇太后诏曰:“可。”光遣宗正刘德至曾孙家尚冠里(4),洗沐赐御衣(5),太仆以軡猎车迎曾孙就斋宗正府(6),入未央宫见皇太后,封为阳武侯(7)。已而光奉上皇帝玺绶,谒于高庙,是为考宣皇帝。明年,下诏曰:“夫褒有德,赏元功(8),古今通谊(义)也。大司马大将军光宿卫忠正,宣德明恩。守节秉谊(义),以安宗庙。其以河北、东武阳益封光万七千户(9)。”与故所食凡二万户。赏赐前后黄金七千斤,钱六千万,杂缯三万匹,奴婢百七十人,马二千疋(匹),甲第一区(10)。 (1)皇曾孙:武帝的曾孙刘病已,后改名询,即汉宣帝。(2)“人道亲亲故尊祖”二句:节引自《礼记·大传》。亲亲,亲爱自己的亲族。祖:世族的远租。宗:世族的大宗。(3)大宗:封建世族制度中,以嫡子一系为“大宗”。这里指戾大子刘据。(4)尚冠里:里巷名。在长安南城。(5)御衣:当作“御府衣”(王念孙说)。(6)軡(líng)猎车:射猎时使用的轻便小车。(7)封为阳武侯:汉制,庶人不得为皇帝,故先封刘询为侯。(8)元功:首功(9)河北:县名。在今山西芮城北。东武阳:县名。今山东莘县南。(10)甲第:上等住宅。一区:一所 自昭帝时,光子禹及兄孙云皆中郎将,云弟山奉车都尉侍中,领胡越兵(1)。光两女婿为东西宫卫尉(2),昆弟诸婿外孙皆奉朝请(3),为诸曹大夫,骑都尉(4),给事中。党亲连体(5),根据于朝廷。光自后元秉持万机(6),及上即位,乃归政。上谦让不受,诸事皆先关白光(7),然后奏御天子。光每朝见,上虚己敛容,礼下之已甚。 (1)胡越兵:将胡人和越人组成部队。(2)光两女婿为东西宫卫尉:言霍光的两个女婿,范明友为未央宫(西宫,皇帝所居)卫尉,邓广汉为长乐宫(东宫,皇太后所居)卫尉,负责两宫守卫。(3)奉朝清:泛称有资格参预朝会议政的官员。(4)骑者尉:官名,统领卫护皇帝的骑兵。(5)亲党连体:指姻亲同宗结成集团。(6)后元:汉武帝年号(前88—前87)。(7)关白:请示,报告(8)虚己敛容:谦虚严肃,以示恭敬。(9)礼下之已甚:言礼甚谦恭。 光秉政前后二十年,地节二年春病笃(1),车驾自临问光病,上为之涕泣。光上书谢恩曰:“愿分国邑三千户,以封兄孙奉车都尉山为列侯,奉兄票骑将军去病祀(2)。”事下丞相御史,即日拜光子禹为右将军。 (1)地节二年:前68年。(2)去病:霍去病。 光薨,上及皇太后亲临光丧。太中大夫任宣与御史五人持节护丧事。中二千石治莫(幕)府冢上(1)。赐金钱、缯絮、绣被百领,衣五十箧,壁珠玑玉衣(2),梓宫、便房、黄肠题湊各一具(3),枞木外臧(藏)椁十五具(4)。东园温明(5),皆如乘舆制度。载光尸柩以辒辌车(6),黄屋左纛(7),发材官轻车北军五校士军陈(阵)至茂陵(8),以送其葬。谥曰宣成侯。发三河卒穿复土(9),起冢祠堂,置园邑三百家,长丞奉守如旧法(10)。 (1)治幕府冢上:在幕地设立办理丧事的幕府。(2)玉衣,即金缕玉衣,又称玉匣。衣以金丝连缀玉片而成,用以包裹尸体。(3)梓宫:梓木棺材。便房:外棺。黄肠题凑:用黄心柏木垒成的椁室。因是黄心柏木,故称“黄肠”,木头皆向内为椁盖,故称“题凑”。(4)外藏椁:指黄肠题凑外之外椁。十五具:指枞木板十五块。(5)东园:官署名。掌置办丧葬器物。温明:葬器名。放在尸体上的漆方桶。内置镜。(6)辒辌车:丧车。原是有遮盖的卧车,有窗可调节温度故称辒辌。(7)黄屋左纛:是黄帝乘舆之制。黄屋,是以黄增为车盖。左纛(dào),是插在车辕左端饰有羽毛的大旗。(8)材官:能用强弩的步兵。轻车:战车兵。北军:汉代居于城北的一支禁军。有时充任皇帝出殡的仪仗队。北军五校:即北军五营。军阵:军列成行。茂陵:汉武帝陵。在今陕西兴平东北。霍光墓在兴平县茂陵镇。(9)三河:汉时指河内(治怀县)、河东(治安邑)、河南(治洛阳)三郡。穿复土:掘地和堆土。(10)长丞奉守如旧法:言大将军幕府的长史、丞掾等属僚,按霍光生前的规格奉守陵园。 即葬,封山为乐平侯,以奉车都尉领尚书事(1)。天子思光功德,下诏曰:“故大司马大将军博陆侯宿卫孝武皇帝三十有余年,辅孝昭皇帝十有余年,遭大难,躬秉谊(义),率三公九卿大夫定万世册(策)以安社稷(2),天下蒸庶咸以康宁(3)。功德茂盛,朕甚嘉之。复其后世(4),畴其爵邑(5),世世无有所与(6),功如萧相国(7)。”明年夏,封太子外祖父许广汉为平恩侯(8)。复下诏曰:“宣成侯光宿卫忠正,勤劳国家,善善及后世(9),其封光兄孙中郎将云为冠阳侯。” (1)领尚书事:管领尚书事务。(2)万世策:指废立之事。(3)蒸庶:民众。(4)复:免去赋役。(5)畴其爵邑:言不递减封爵食邑。(6)无有所与(yù):言不出租赋,不事徭役。(7)萧相国:即萧何。(8)许广汉:宣帝许皇后之父。(9)善善:褒扬善者。 禹既嗣为博陆侯,太夫人显改光时所自造茔制而侈大之(1)。起三出阙(2),筑神道(3),北临昭灵(4),南出承恩(5),盛饰祠堂,辇阁通属永巷(6),而幽良人婢妾守之(7)。广治第室,作乘舆辇。加画绣(茵)冯(凭)(8),黄金涂,韦絮荐轮(9)。侍婢以五采丝挽显,游戏第中。初,光爱幸监奴冯子都(10),常与计事,及显寡居,与子都乱。而禹、山亦并缮治第宅,走马驰逐平乐馆(11)。云当朝请,数称病私出,多从宾客,张围猎黄山苑中(12),使苍头奴上朝谒(13),莫敢谴者。而显及诸女,昼夜出入长信宫殿中(14),亡(无)期度(15)。 显:霍光妻子之名。茔:(yǐng):墓地。(2)三出阙:墓前有三个门的石阙。(3)神道:墓前之道。(4)昭灵:馆名。在茂陵。(5)承恩:馆名。在茂陵。 (6)辇阁:通车辇的阁道。属(xǔ):接连。永巷:指陵墓之长巷。(7)幽:禁闭。良人:平民(8)茵凭:车垫和车轼。(9)韦絮荐轮:以熟牛皮和丝絮包扎车轮,以减轻行车时震动。(10)监奴:管家。冯子都:名殷。 古诗 《羽林郎》叙及子都调戏酒家胡女。(11)平乐馆:是上林苑中的跑马场。(12)黄山:宫名。故地在今陕西兴平县西南。(13)苍头奴:头包青巾的奴仆。(14)长信宫:当时为霍光外孙女上官太后所居。(15)无期度:没有时间限制。 宣帝自在民间闻知霍氏尊盛日久,内不能善。光薨,上始躬亲朝政,御史大夫魏相给事中(1)。显谓禹、云、山:“女(汝)曹不务奉大将军余业(2),今大夫给事中,他人一间(3),女(汝)能复自救邪!”后两家奴争道(4),霍氏奴入御史府,欲蹋大夫门,御史为叩头谢,乃去。人以谓霍氏,显等始知忧。会魏大夫为丞相,数燕(宴)见言事(5)。平恩侯与侍中金安上等径出入省中(6)。时霍山自若领尚书(7),上令吏民得奏封事(8),不关尚书,群臣进见独往来,于是霍氏甚恶之。 (1)魏相:字弱翁,定陶人,官至丞相。本书有其传。(2)汝曹:你们。(3)间:离间。(4)两家:谓霍氏及御史家。(5)宴见:指帝王闲暇时召见。(6)平恩侯:许广汉。金安上,字子候,金日之子。省中:宫中。(7)自若:仍然,仍旧。(8)封事:密封的奏章,不经尚书审阅,直接给皇帝。 宣帝始立,立微时许妃为皇后(1)。显爱小女成君,欲贵之,私使乳医淳于衍行毒药杀许后(2),因劝光内(纳)成君,代立为后。语在《外戚传》。始许后暴崩,吏捕诸医,劾衍侍疾亡(无)状不道,下狱。吏簿问急,显恐事败,即具以实语光。光大惊,欲自发举,不忍,犹与(豫)。会奏上,因署衍勿论(3)。光薨后,语稍泄。于是上始闻之而未察,乃徒光女婿度辽将军未央卫尉平陵侯范明友为光禄勋,次婿诸吏中郎将羽林监任胜出为安定太守(4)。数月,复出光姊婿给事中光禄大夫张朔为蜀郡太守(5),群孙婿中郎将王汉为武威太守(6)。顷之,复徒光长女婿长乐卫尉邓广汉为少府(7)。更以禹为大司马,冠小冠(8),亡(无)印绶(9),罢其右将军屯兵官属,特使禹官名与光俱大司马者(10)。又收范明友度辽将军印缓,但为光禄勋。及光中女婿赵平为散骑骑都尉光禄大夫将屯兵(11),又收平骑都尉印缓。诸领胡越骑、羽林及两宫卫将屯兵,悉易以所亲信许、史子弟代之(12)。 (1)微时:微贱之时,即未即位时。许妃:许广汉之女平君。(2)乳医:妇产科医生。(3)署:批示。勿论:不追究。(4)安定:郡名。治高平(今宁夏固原)。(5)蜀郡:郡名。治成都(今四川成都)。(6)武威:郡名。治姑臧(今甘肃武威)。(7)少府:指长信少府。(8)小冠:汉制,大司马冠武弁大冠。此时让霍氏冠小冠。显然贬之。(9)无印缓:无印缓则无实权。(10)这句言霍禹被罢去兵权,只有大司马之虚名。(11)散骑:汉代之加官。骑都尉:官名。统领护卫皇帝的骑兵。(12)许、史:指宣帝皇后许氏之亲属、宣帝祖母史良娣之亲属。官职的大调动,意在分散霍氏势力及削夺其兵权。 禹为大司马,称病。禹故长史任宣候问,禹曰:“我何病?县官非我家将军不得至是(1),今将军坟墓未乾(干)(2),尽外我家(3),反任许、史,夺我印绶,令人不省死(4)。”宣见禹恨望深(5),乃谓曰:“大将军时何可复行!持国权柄,杀生在手中。廷尉李种、王平、左冯诩贾胜胡及车丞相女婿少府徐仁皆坐逆将军意下狱死(6)。使乐成小家子得幸将军(7),至九卿封侯。百官以下但事冯子都、王子方等(8),视丞相亡(无)如也(9)。各自有时,今许、史自天子骨肉,贵正宜耳。大司马欲用是怨恨,愚以为不可。”禹默然。数日,起视事。 (1)县官:指皇帝。(2)坟墓未干:言人才死不久。(3)外:疏远。(4)不省死:至死不明。(5)恨望:怨恨。(6)李种:一作“李仲”,字季主,洛阳人。始元元年为廷尉,始元五年下狱死。三平:被霍光腰斩。贾胜胡:元凤三年弃市。车丞相:车千秋,本姓田,本书有其传。徐仁:字中孙,元凤元年被霍光逼迫自杀。王平、徐仁案件,详见本书《杜周传》附杜延年传。(7)使乐成:即史乐成。(8)王子方:霍光家奴。(9)无如:犹言蔑如。 显及禹、山、云自见日侵削,数相对啼泣,自怨。山曰:“今丞相用事,县官信之,尽变易大将军时法令,以公田赋与贫民,发扬大将军过失。又诸儒生多窭人子(1),远客饥寒,喜妄说狂言,不避忌讳,大将军常仇之,今陛下好与诸儒生语,人人自使书对事,多言我家者。尝有上书言大将军时主弱臣强,专制擅权,今其子孙用事,昆弟益骄恣,恐危宗庙,灾异数见(现),尽为是也。其言绝痛,山屏不奏其书。后上书者益黠(2),尽奏封事,辄下中书令出取之(3),不关尚书,益不信人。”显曰:“丞相数言我家,独无罪乎?”山曰:“丞相廉正,安得罪?我家昆弟诸婿多不谨。又闻民间喧言霍氏素杀许皇后(4),宁有是邪?”显恐急,即具以实告山、云、禹。山、云、禹惊曰:“如是,何不早告禹等!县官离散斥逐诸婿,用是故也(5)。此大事,诛罚不小,奈何?”于是始有邪谋矣。 (1)窭(jú)人子:出身贫穷的人。(2)黠(xiá):狡猾。(3)中书令:官名。掌尚书事务的宦官。(4)喧言:议论纷纷。(5)用是故;因这个缘故。 初,赵平客石夏善为天宫(1),语平曰:“荧惑守御星(2),御星,太仆奉车都尉也,不黜则死。”平内忧山等。云舅李竟所善张赦见云家卒卒(3),谓竟曰:“今丞相与平恩侯用事,可令太夫人言太后(4),先诛此两人。移徒陛下,在太后耳。”长安男子张章告之(5),事下廷尉。执金吾捕张赦、石夏等,后有诏止勿捕。山等愈恐,相谓曰:“此县官重太后,故不竟也(6)。然恶端已见(现),又有弑许后事,陛下虽宽仁,恐左右不听,久之犹发,发即族矣(7),不如先也。”遂令诸女各归报其夫,皆曰:“安所相避(8)?” (1)客:门客。大官:古代天文学。(2)荧惑:即火星。守:犯。御星:又称“钩铃”,属房宿(房宿今属天蝎星座),共二小星。当时以为,御星象征为天子驾车者,荧惑守御星,太仆或奉车都尉不黜即死。霍山时为奉车都尉,故赵平忧之。(3)卒卒(cù cù):惶惶不安的样子。(4)太后:指上官太后。(5)张章告之:诸先生补《史记·建元以来侯者年表》引《后续记》云:张章,故颍川人。为长安亭长,失官,之北阙上书,寄宿霍氏第舍,卧马枥间,夜闻养马奴相与语,言霍氏子孙欲谋反状,因上书告反。(6)竟:追根究底(7)族:灭族。(8)安所相避:意思是,走投无路,只有铤而走险。 会李竟坐与诸侯王交通,辞语及霍氏,有诏云、山不宜宿卫,免就第。光诸女遇太后无礼,冯子都数犯法,上并以为让(1),山、禹等甚恐。显梦第中井水溢流庭下,灶居树上,又梦大将军谓显曰:“知捕儿不(2)?亟下捕之(3)。”第中鼠暴多,与人相触,以尾画地。鸮数鸣殿前树上(4)。第门自坏。云尚冠里宅中门亦坏。巷端人共见有人居云屋上,彻瓦投地(5),就视,亡(无)有,大怪之。禹梦车骑声正喧来捕禹,举家忧愁。山曰:“丞相擅减宗庙羔、菟(兔)、蛙(6),可以此罪也。”谋令太后为博平君置酒(7),召丞相、平恩侯以下,使范明友、邓广汉承太后制引斩之,因废天子而立禹。约定未发,云拜为玄菟太守(8),太中大夫任宣为代郡太守(9)。山又坐写秘书(10),显为上书献城西第,入马千匹,以赎山罪。书报闻(11)。会事发觉,云、山、明友自杀,显、禹、广汉等捕得。禹要(腰)斩,显及诸女昆弟皆弃市。唯独霍后废处昭台宫(12)。与霍氏相连坐诛灭者数千家。 (1)并以为让:言以诸事一并责备。(2)知捕儿不?言知将捕儿否?(3)亟下捕之:言即将下诏捕之:(4)鸮:鸱鸮(zhīxiāo),即猫头鹰。古人以为不详之物。殿:上屋。(5)彻:发。(6)羔、兔、蛙:均为宗庙祭品,数量有所规定。丞相魏相擅减,故可问罪。(7)博平君:宣帝的外祖母王温、地节四年封侯。(8)玄菟:郡名。治所高句丽在今辽宁新宾西南。(9)代郡:郡名。治代县(在今河北蔚县东北)。(10)写(xiě):抄录。 (11)报闻:言已报送皇帝得知。 (12)霍后:即霍光小女成君。昭台宫:在上林苑。 上乃下诏曰:“乃者东织室令史张赦使魏郡豪李竟报冠阳侯云谋为大逆,朕以大将军故,抑而不扬,冀其自新。今大司马博陆侯禹与母宣成侯夫人显及从昆弟子冠阳侯云、乐平侯山诸姊妹婿谋为大逆,欲洼误百姓(1)。赖宗庙神灵,先发得(2),咸伏其辜,朕甚悼之,诸为霍氏所洼误,事在丙申前(3),未发觉在吏者(4),皆赦除之。男子张章先发觉,以语期门董忠,忠告左曹 杨恽 (5),恽告侍中金安上,恽召见对状(6),后章上书以闻。侍中史高与金安上建发其事(7),言无入霍氏禁闼(8),卒不得遂其谋,皆雠有功(9)。封章为博成侯、忠高昌侯,恽平通侯,安上都成侯,高乐陵侯。” (1)诖(guā)误:连累,贻误。百姓:指官民。(2)发得:言事发而捕得。(3)丙申:指地节四年(前66年)七月十八日。(4)未发觉在吏者:未发觉罪行而被关在狱中者。(5)杨恽:丞相杨敞次子, 司马迁 之外孙。(6)对状:陈述事状。(7)建:建议。(8)入:纳也(9)雠:等,相类。 初,霍氏奢侈,茂陵徐生曰:“霍氏必亡。夫奢则不逊,不逊必侮上。侮上者,逆道也。在人之右,众必害之(1)。霍氏秉权日久,害之者多矣。天下害之,而又行以逆道,不亡何待!”乃上疏言“霍氏泰(太)盛,陛下即爱厚之,宜以时抑制,无使至亡。”书三上,辄报闻(2)。其后霍氏诛灭,而告霍氏者皆封。人为徐生上书曰:“臣闻客有过主人者,见其灶直突(3),傍有积薪,客谓主人,更为曲突,远徙其薪,不者且有火患。主人嘿(默)然不应。俄而家果失火,邻里共救之,幸而得息。于是杀牛置酒,谢其邻人,的烂者在于上行(4),余各以功次坐,而不录言曲突者。人谓主人曰:‘乡(向)使听客之言,不费牛酒,终亡(无)火患。今论功而请宾,曲突徙薪亡(无)恩泽,焦头烂额为上客耶?’主人乃寤(悟)而请之。今茂陵徐福数上书言霍氏且有变,宜防绝之。乡(向)使福说得行,则国亡(无)裂土出爵之费,臣亡(无)逆乱诛灭之败,往事既已,而福独不蒙其功,唯陛下察之,贵徙薪曲突之策,使居焦发的烂之右。”上乃赐福帛十匹(5),后以为郎。 (1)害:嫉恨。(2)报闻:言回复所报之事已知,实际上是不予采纳。(3)直突:直的烟囱。(4)的烂者:被烧伤的人。上行(háng):上座。 (5)十匹:当作“千匹”(王念孙说)。 宣帝始立,谒见高庙,大将军光从骖乘(1),上内严惮之(2),若有芒刺有背(3)。后车骑将军张安世代光骖乘,天子从容肆体(4),甚安近焉。及光身死而宗族竟诛,故俗传之曰:“威震主者不畜(5),霍氏之祸萌于骖乘。” (1)骖(cān)乘:陪乘。 (2)严:十分,非常。(3)芒刺:草木上的小刺。(4)从容肆体:身体舒展,毫无拘束之意。(5)畜(xù):容留之意。 至成帝时,为光置守冢百家,吏卒奉祠焉。元始二年(1),封光从父昆弟孙阳为博陆候,千户。 (1)元始二年:公元二年。 金日字翁叔(1),本匈奴休屠王太子也(2)。武帝元狩中,票骑将军霍去病将兵击匈奴右地,多斩首,虏获休屠王祭天金人。其夏,票骑复西过居延(3),攻祁连山(4),大克获。于是单于怨昆邪、休屠居西方多为汉所破(5),召其王欲诛之。昆邪、休屠恐,谋降汉。休屠王后悔,昆邪王杀之,并将其众降汉。封昆邪王为列侯。日以父不降见杀,与母阏氏、弟伦俱没入官(6),输黄门养马(7),时年十四矣。 (1)金日(mītī):原匈奴人。(2)休屠(chǔ):匈奴族部落首领之一。(3)居延:邑名。在今甘肃额济纳旗。(4)祁连山:山名。在今祁连山脉中部。(5)昆(kún)邪王:匈奴族部落首领之一。(6)阔氏(yānzhī):匈奴王后的称号。(7)黄门:官署名。备乘舆,养狗马。 久之,武帝游宴见马,后宫满侧。日等数十人牵马过殿下,莫不窃视(1),至日独不敢。日长八尺二寸(2),容貌甚严,马又肥好,上异而问之,具以本状对。上奇焉,即日赐汤沐衣冠,拜为马监(3),迁侍中驸马都尉光禄大夫。日既亲近,未尝有过失,上甚信爱之,赏赐累千金,出则骖乘,入侍左右。贵戚多窃怨;曰:“陛下妄得一胡儿,反贵重之!”上闻,愈厚焉。 (1)窃视:指偷看宫人。(2)长八尺二寸:约合今身高189公分。(3)马监:官名。负责养马,黄门令的属官。 日母教诲两子,甚有法度,上闻而嘉之。病死,诏图画于甘泉宫,署曰:“休屠王阏氏(1)。”日每见画常拜,乡(向)之涕泣,然后乃去。日子二人皆爱,为帝弄儿(2),常在旁侧。弄儿或自后拥上项,日在前,见而目之(3)。弄儿走且啼曰:“翁怒(4)。”上谓日“何怒吾儿为?”其后弄儿壮大,不谨,自殿下与宫人戏,日适见之,恶其yín乱,遂杀弄儿。弄儿即日长子也,上闻之大怒,日顿首谢,具言所以杀弄儿状。上甚哀,为之泣,已而心敬日。 (1)署:题字。(2)弄儿:供戏弄的幼童。(3)目:这里指瞪着眼。(4)翁:老头子,这里指父。 初,莽何罗与江充相善,及充败卫太子,何罗弟通用诛太子时力战得封。后上知太子冤,乃夷灭充宗族党与。何罗兄弟惧及(1),遂谋为逆。日视其志意有非常,心疑之,阴独察其动静,与俱上下(2)。何罗亦觉日意,以故久不得发。是时上行幸林光宫(3),日小疾卧庐。何罗与通及小弟安成矫制夜出(4),共杀使者,发兵。明旦,上未起,何罗亡(无)何从外入(5),日奏厕心动(6),立入坐内户下(7)。须臾,何罗袖白刃从东箱(厢)上(8),见日,色变,走趋卧内欲入(9),行触宝瑟(10),僵(11)。日得抱何罗,因传曰(12):“莽何罗反!”上惊起,左右拔刃欲格之(13),上恐并中日,止勿格。日捽胡投何罗殿下(14),禽(擒)缚之,穷治皆伏辜。繇(由)是著忠孝节。 (1)及:言及于祸。(2)上下:起居行动。(3)林光宫:在甘泉宫附近。(4)矫制:伪托皇帝命令。(5)无何;犹言无几时。(6)奏厕:正走向厕所。(7)立入:立即进殿。内:指殿房。(8)袖白刃:袖里藏着锋利的刀。(9)趋:向也。卧内:这里指天子卧室。(10)瑟(sè):乐器。(11)僵(jiang)倒下。(12)传:传呼。(13)格:打击。(14)捽(xuó)胡:揪住头颈。 日自在左右,自不忤视者数十年(1)。赐出宫女,不敢近。上欲内(纳)其女后宫,不肯。其笃慎如此,上尤奇异之。及上病,属(嘱)霍光以辅少主。光让日。日曰:“臣外国人,且使匈奴轻汉。”于是遂为光副(2),光以女妻日嗣子赏。初,武帝遗诏以讨莽何罗功封日为秺侯(3)。日以帝少不受封。辅政岁余,病困,大将军光白封日,卧授印绶。一日,薨,赐葬具冢地,送以轻车介士,军陈(阵)于茂陵,谥曰敬侯。 (1)忤视:逆视,抗视。(2)副:副手。(3)秺(dù):地名。在今山东成武县境。 日两子,赏、建,俱侍中,与昭帝略同年,共卧起。赏为奉车,建驸马都尉(1)。及赏嗣侯,佩两缓,上谓霍将军曰:“金氏兄弟两人不可使俱两缓邪?”霍光对曰:“赏自嗣父为侯耳。”上笑曰:“侯不在我与将军乎?”光曰:“先帝之约,有功乃得封侯。”时年俱八九岁。宣帝即位,赏为太仆,霍氏有事萌牙(芽)(2),上书去妻。上亦自哀之,独得不坐。元帝时为光禄勋,薨,亡(无)子。国除。元始中继绝世(3),封建孙当为秺侯,奉日后。 (1)奉车:即奉车都尉。(2)有:“反“字之讹。(3)元始:汉平帝年号(公元1—5年)。 初,日所将俱降弟伦,字少卿,为黄门郎,早卒。日两子贵,及孙则衰矣,而伦后嗣遂盛,子安上始贵显封侯。 安上字子侯,少为侍中,惇笃有智,宣帝爱之。颇与(预)发举楚王延寿反谋(1),赐爵关内侯,食邑三百户。后霍氏反,安上传禁门闼(2),无内(纳)霍氏亲属,封为都成侯,至建章卫尉。薨,赐冢茔杜陵(3),谥曰敬侯。四子,常、敞、岑、明。 (1)发举楚王延寿反谋:事详于本书《楚元王传》。(2)传:传呼。止:禁止。(3)社陵:汉宣帝陵,又县名。在今西安市东南。 岑、明皆为诸曹中郎将(1),常光禄大夫。元帝为太子时,敞为中庶子(2),幸有宠,帝即位,为骑都尉光禄大夫,中郎将侍中。元帝崩,故事(3),近臣皆随陵为园郎(4),敞以世名忠孝,太后诏留侍成帝,为奉车水衡都尉,至卫尉。敞为人正直,敢犯颜色,左右惮之,唯上亦难焉(5)。病甚,上使使者问所欲,以弟岑为托。上召岑,拜为郎(6),使主客(7)。敞子涉本为左曹,上拜涉为侍中,使待幸绿车载送卫尉舍(8)。须臾卒(9)。敞三子,涉、参、饶。 (1)中郎将:官名。西汉的中郎,分五官、左、右三署,各置中郎将以领皇帝的侍卫人员,属光禄勋。(2)中庶子:官名,太子官属,侍从太子。(3)故事:言老规矩。(4)园郎:官名:守陵园,园令的属官。(5)唯:虽也。(6)郎:当是客曹尚书即(吴恂说)。 (7) 使主客:使典宾客。(8)绿车:又名皇孙车,本用以载皇孙,今用以载金涉,以示宠幸。(9)金敞卒于阳朔四年(前21)。 涉明经俭节,诸儒称之。成帝时为侍中骑都尉,领三辅胡越骑(1)。哀帝即位,为奉车都尉,至长信少府(2)。而参使匈奴,匈奴中郎将(3),越骑校尉,关内都尉,安定、东海太守。饶为越骑校尉。 (1)三辅:这里指京畿地区。胡越骑:由胡人越人组织的骑兵。(2)长信少府:官名,掌长信宫事务。(3)参使匈奴,匈奴中郎将:当作“参使匈奴中郎将”。案传方历陈三子官阶,不应插入“使匈奴”一语(吴恂说)。 涉两子,汤、融,皆待中诸曹将大夫(1)。而涉之从父弟钦举明经(2),为太子门大夫(3),哀帝即位,为太中大夫给事中,钦从父弟迁为尚书令,兄弟用事。帝祖母傅太后崩,钦使护作(4),职办,擢为泰山、弘农太守(5),著威名。平帝即位,征为大司马司直、京兆尹(6)。帝年幼,选置师友,大司徒孔光以明经高行为孔氏师(7),京兆尹金钦以家世忠孝为金氏友。徙光禄大夫待中,秩中二千石,封都成侯。 (1)将:为五官中郎将,左、右中郎将,郎中车、户、骑三将之通称,大夫:为太中大夫,谏大夫,光禄大夫之通称。(2)明经:通晓经术。(3)门大夫:官名,太子东官司门之官。(4)钦使:疑是“使钦”颠倒。(5)泰山、弘农:二郡名。泰山郡治奉高(今山东泰安东),弘农郡治弘农(今河南灵宝东北)。(6)司直:官名。协助本部长官捡举不法。(7)孔光:字子夏,鲁人。本书有其传。 时王莽新诛平帝外家卫氏(1),召明礼少府宗伯凤入说为人后之谊(义)(2),白令公卿、将军、侍中、朝臣并听,欲以内厉(励)平帝而外塞百姓之议(3)。钦与族昆弟秺侯当俱封。初,当曾祖父日传子节侯赏,而钦祖父安上传子夷侯常,皆亡(无)子。国绝,故莽封钦、当奉其后。当母南即莽母功显君同产弟也(4)。当上南大行为太夫人(5)。钦因缘谓当:“诏书陈日功,亡(无)有赏语。当名为以孙继祖也,自当为父、祖父立庙。赏故国君,使大夫主其祭。”时甄邯在旁庭叱钦(6),因劾奏曰:“钦幸得以通经术,超搜集侍帷幄,重蒙厚恩封袭爵号,知圣朝以世有为人后之谊(义)。前遭故定陶太后背本逆天(7),孝哀不获厥福,乃者吕宽、卫宝复造奸谋,至于反逆,咸伏厥辜。太皇太后惩艾(刈)悼惧(8),逆天之咎,非圣诬法,大乱之殃,诚欲奉承天心,遵明圣制,专一为后之谊(义),以安天下之命,数临正殿,延见群臣,讲习《礼经》。孙继祖者,谓亡(无)正统持重者也。赏见嗣日,后成为君,持大宗重,则《礼》所谓‘尊祖故敬宗’,大宗不可以绝者也。钦自知与当俱拜同谊,即数扬言殿省中,教当云云(9)。当即如其言,则钦亦欲为父明立庙而不入夷侯常庙矣。进退异言,颇惑众心,乱国大纲。开祸乱原,诬祖不孝,罪莫大焉。尤非大臣所宜,大不敬。秺侯当上母南为太夫人,失礼不敬。”莽白太后(10),下四辅、公卿、大夫、博士、议郎(11),皆曰:“钦宜时即罪(12)。”谒者召钦诣诏狱,钦自杀。邯以纲纪国体,亡(无)所阿私,忠孝尤著,益封千户。更封长信少府涉子右曹汤为都成侯。汤受封日,不敢还归家,以明为人后之谊(义)。益封之后,莽复用钦弟遵,封侯,历九卿位。 (1)王莽:字巨君,新王朝建立者。本书有其传。(2)宗伯凤:姓宗伯,名凤,字君房。(3)励:劝勉。塞:止。(4)同产:同兄弟姐妹。(5)当上南大行为太夫人:言当向大行令报称南为太夫人。汉法,凡侯之夫人,子为侯者,乃得为太夫人。当虽为侯,然其父未侯,不得称其母为太夫人。当上其母南为太夫人,是恃南为王莽姨母之故。大行,即大行令。武帝以后称大鸿胪。(6)庭叱:在朝庭中叱责。(7)定陶太后:定陶恭王之后,哀帝之生母。(8)惩刈(yì)悼惧:被惩创而戒惧。(9)教当云云:指钦因缘渭当之言。(10)白:报告,太后:指王太后(元后)。(11)下:交下议论。四辅:指王莽弄权时的四位辅政大臣。(12)以时即罪:立即就罪。 赞曰:霍光以结发内侍(1),起于阶阀之间(2),确然秉志(3),谊(义)形于主(4)。受襁褓之托(5),任汉室之寄,当庙堂,拥幼君(6),摧燕王,仆上官(7),因权制敌,以成其忠。处废置之际(8),临大节而不可夺,遂匡国家,安社稷。拥昭立宣,光为师保(9),虽周公、阿衡(10),何以加此!然光不学亡(无)术,暗于大理,阴妻邪谋(11),立女为后,湛(沈)溺盈溢之欲,以增颠覆之祸,死财(才)三年,宗族诛夷,哀哉!昔霍叔封于晋(12),晋即河东,光岂其苗裔乎?金日夷狄亡国,羁虏汉庭,而以笃敬寐(悟)主,忠信自著,勒功上将,传国后嗣,世名忠孝,七世内侍(13),何其盛也!本以休屠作金人为祭天主,故因赐姓金氏云。 (1)结发:古时男子二十岁结发加冠。这里指霍光年轻时。(2)阶闼:指宫廷。阶:殿前阶级。闼:宫中小门。(3)确然:确定地。(4)形:显露。(5)襁褓之托:言托孤。这里指霍光受武帝托孤(昭帝)之重任。襁是背负幼儿用的布带,褓是包裹幼儿的布被。(6)幼君:指昭帝。(7)仆:击败。(8)废置之际:指废昌邑王刘贺、立宣帝刘询之时。(9)师保:古代称教导辅弼君主之官为师或保。(10)阿衡:指伊尹。(11)阴:隐瞒。(12)霍叔:名叔处,武王之弟,封于霍,故称霍叔。(13)苗裔:后裔,后代子孙。(14)七世内侍:杨树达以为,“日至汤不过五世,七字疑误。”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杨胡朱梅云传第三十七《汉书》
下一篇:赵充国辛庆忌传第三十九《汉书》

收藏   分享到:
Copyright (C) 2014-2019 版权所有 上海隆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沪ICP备16011714号-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