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400-960-1828
龙的集团 创智文化 传承文明
创智文化 传承文明

【抢鲜看·韩天衡学艺70年研讨会论文集节选】艺通三绝 气壮千军--韩天衡绘画艺术论
2015-10-13 13:36:13   来源:晒墨宝微信平台   评论:0 点击:

  形体作为绘画艺术的第一要义,韩天衡的绘画所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奇特夸张,直击观者的心目。我们知道,宋人的花鸟形象,讲究形神兼备、

  形体作为绘画艺术的“第一要义”,韩天衡的绘画所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奇特夸张,直击观者的心目。我们知道,宋人的花鸟形象,讲究形神兼备、物我交融,夺造化而移精神,它不是再现生活真实的写实,但对于形体的刻画,从轮廓到体面,纤毫毕现。顾恺之论人物画,以为“写自颈以上,若长短、刚软、深浅、广狭与点睛之节,上下、大小、浓薄,有一毫小失,则神气与之俱变矣。”

 


韩天衡作品 《松月无古今》

 

  宋人的花鸟画对于形体的塑造,所遵循的正是同样的“写实”精神,更准确地说,是“源于生活真实,高于生活真实”的典型精神。从今天还存世的大量宋人花鸟名作,我们可以知道文献中所记黄筌所画花鸟引得蜂来、鹤寻、鹰扑,实非虚语。而到了以徐渭、八大、扬州八怪、赵之谦、吴昌硕、齐白石等为代表的明清以降的文人画,包括书家画和印人画,则一变而为“不求形似”、“遗形取神”、“画气不画形”,对于形体的塑造,绝不追求形似的高度逼真,而是通过“不似”来达到“真似”。这里的“不似”,指艺术形象的真实性不再与生活真实性保持一致,用董其昌的话说,便是“不如”生活真实的活灵活现;而“真似”,便是通过精妙的笔墨抒写出画家主观对于客观对象的认识,其重点已由形象转到了董其昌所说的“论笔墨之精妙,生活真实绝不如画”。在他们的笔下,形象被简化为率意的符号,如个字、介字、分字等等,便缘于此。

 


韩天衡作品《王者之香》

 

  从刻画到率意,不仅反映了从画家画到文人画对于绘画中心的认识从形象转到笔墨,更反映了对绘画形象的认识从“形神兼备”的刻画到“不求形似”的率意。刻画,表示了画家对于形象的真实性也即艺术的真实性,以生活真实为基准的高度关注;而率意,则表示画家对形象的真实性也即艺术的真实性,松懈了以生活真实为基准的高度关注,而把关注的重点放到了笔墨的抒写。

 


韩天衡作品 《夏日鸣禽图》

 

  韩天衡的绘画,对形体的塑造,从表象来看,似乎是与明清文人画的“不求形似”一脉相承而来的,但他对生活真实却不是持松懈的态度,而是持高度关注的态度。对形象持松懈的态度,所画出的形象与生活真实的“不似”或“不如”,有一种率意性;而同样与生活真实“不似”或“不如”的形象,由于韩天衡对之持高度关注的态度,所以有一种严谨的刻意性。这种对“不似之似”的形象塑造态度,显然突破了前贤或形象或笔墨的绘画中心观,也许是自觉地接受了,也许是不谋而合于西方现代艺术的开创者塞尚的理论。塞尚认为,绘画所要求描绘的客观对象,比如说一个花瓶、一个苹果等等,你不要把它看作是一个个生活真实的形体,而要看作一个个圆锥形、立方体等等。在韩天衡的笔下,正是把荷花、石头、尤其是鱼鸟等等的形体,既不是看作逼近生活真实的形体去关注,也不是看作距离生活真实的形体去不关注,而是看作一个个三角形、多边形去关注——这样,刻画的“形神兼备”,率意的“不求形似”,便变为刻意的“变形”。以他最具特色的禽鸟为例,狭三角的鸟喙、椭圆的眼、楔状的头、宽三角的背、凹凸的腹、三角的腿、矢状的足,或勾勒,或点厾,或丝刷,通过精心的安排组合,赋予了形体以英武的精神。这显然是用现代的艺术观念,对前贤、尤其是八大山人绘画形象的一大拓展、延伸。

相关热词搜索:韩天衡 千军 艺术论

上一篇:【抢鲜看·韩天衡学艺70年研讨会论文集节选】略议韩天衡先生对当代印风的启迪及影响
下一篇:【抢鲜看·韩天衡学艺70年研讨会论文集节选】“一岁”的艰辛与灿烂--韩天衡篆刻的变革之

收藏   分享到:
佳作展播
  • 李白《渡荆门送别》
    胡雨慰 李白《渡荆门送别》
  • 终南山
    郑诗源 终南山
  • 古诗一首
    胡恒升 古诗一首
  • 山居秋瞑
    杨景森 山居秋瞑
  • 观云老树边
    施哲楷 观云老树边
  • 春夜喜雨
    顾浩一 春夜喜雨
  • 乐游原
    林璐辉 乐游原
  • 王维诗山居秋暝
    纪智宇 王维诗山居秋暝
  • 杜甫.春夜喜雨
    胡滔 杜甫.春夜喜雨
  • 题破山寺后禅院
    陶亦成 题破山寺后禅院
Copyright (C) 2014-2017 版权所有 苏州龙的信息系统股份有限公司 苏ICP备10223082号-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