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400-960-1828
上海隆缔 创智文化 传承文明
创智文化 传承文明

【名师严师出高徒·连载】清气·静气·大气--吴承斌
2015-05-11 17:29:12   来源:晒墨宝微信平台   评论:0 点击:

吴承斌,字济天,别署映雪堂主人。1956年生于上海。1971年从师。现为西泠印社社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上海书法家协会会员、上海美术家协会海墨中国画工作委员会副会长。出版有《吴承斌篆刻留真》、《历代书法篆刻心经》等。

 

 

  记得,第一次与书法篆刻家吴承斌兄相识时,他赠我一本新出的篆刻作品集,其平易通达,沉着自然,神清气爽的气息,深深地感染着我,并写过一篇短短的读后感,一眨眼,这已是十五年前的旧事了。

   挚友(管)继平兄与承斌兄稔熟且隔街为邻,故而我们常结伴去承斌兄的映雪堂品茗聊天。在印象中,承斌兄的大书桌上总是堆放着大大小小的印章,有的已完 成,有的只刻了一半,有的刚写好稿……有时他会像变戏法似的从桌底下捧出锦盒,让我们看他的新作,令我们如行山阴道上,四季风光,目不暇接。

 

 

   在与承斌兄的接触中,他的话不多,即使朋友相聚,也乐于在一旁听大家谈这论那的。低调的为人,也不乏热情,待人接物总是温文尔雅、不激不厉,这与他的艺 术风格如同一辙。承斌兄十六岁拜韩天衡先生为师学艺,至今已走过四十个春秋。他告诉我,前十年是打基础,刻印不下二千方。当时是每周到老师家一次,听老师 点评带去的习作,回家再刻,下周再去如此反复。起初感到十分单调,因为反复就是在临习三十几方古代经典印章,时间长了就逐渐体会到其中的妙处来。单调绝不 是简单,它可以让你对刀法、章法、篆法,有十分全面深入、细致透彻的解读和把握,从而能举一反三,融会贯通,打下扎实的基本功,可谓受益终身,也体现了韩 老师因材施教的良苦用心。后来,他在朋友的推荐下开始到艺术学校、文化馆、青年宫当书法篆刻老师。他说,因为要教学生,就迫使自己不断地去学新东西,也逐 渐养成了去思考一些深层次的东西,这样既可不断完善教学方式,充实教学内容,同时也促进了个人艺术创作手段的完善,可谓一举多得。承斌兄从第一次站在三尺 讲台上,已满整整三十年,由于教学得法,深受学生的欢迎和学校赞誉,如今他被五所大学聘为专职教师。

 

 

   在艺术上,承斌兄有一种不服输钻研精神。几年前,有朋友购得一批同质材、同样大小的印章石,请他刻80方单个“福”字印。当时他并没有多想就答应了,刻 了20方后,就感到了难度,如果重复就失去了创作的意义,但他没有知难而退,而是迎难而上,他借鉴了前人的经验,结合自己的理解,终于完成任务。朋友看了 印作后十分满意,岂料他话锋一转说道,有本事再刻40方不同样的“福”字?承斌兄告诉我,当时真的有种被套牢的感觉,又有一种欲罢不能的冲动,因为想挑战 自己的创作极限。当120方风格不同的印章整齐地排列在眼前,接受着自己的检阅时,创作的痛苦和煎熬,立刻化作丰收后喜悦。自有了这次磨砺后,承斌兄又创 作了“禄”、“禧”、“寿”等单字印,每组都有五六十方。相对单字印而言,多字印则相对要来得轻松些,因为不同的字,有不同的组合方法,回旋的余地也大。 近年来,他应邀创作了《禅语》、《心经》、《豫园五十景》、《圆明园四十景》、《二十四孝》、《元曲》等系列组印。他戏称“这是在做工程。”

 

   承斌兄是一个有思想的艺术家,对自己的艺术定位有清醒的认识,他始终以个人的独立审美为发展导向,而非人云亦云随大流。他认为,一个成熟的艺术家,必须 要有自己的艺术面孔和多样的风格,这是个人才情、学识、修养、胸襟、品味等综合因素所决定的。风格的多样性是随着自己的阅历增长而变化和丰富的,但个人的 面孔只会从稚嫩逐渐走向成熟,绝不会一天一个样。他的印,由汉官印入汉玉印以为根基,又上溯秦古玺,下探明清流派诸家。他认为,学习传统是一种加法,关键 是要在汲取中,融入自己的思考,在消化中形成自己的面孔,在求索中形成雍容华贵,静穆大气的风格。

   我们品着香茗由印谈到了书法,承斌兄说:“中国艺术要表现就是一根线条,书法是篆刻的基础,书法是要养的,养好了其它艺术才会好。”说着转身从书橱中取 出好几卷书作。他精于篆书和隶书,亦作楷书,总体风格与篆刻相近,这或许就是“书从印入,印从书出”论述实践反映吧。承斌兄的篆书从《峄山碑》、《袁安袁 尚碑》这一路入手,后又得李阳冰、邓石如、吴让之的法乳,中锋的笔致,遒劲生辣,含蓄沉稳,自成一味。从他的隶书作品来看,有《礼器碑》和《曹全碑》的意 趣,舒展飘逸,华丽灵动,波磔鲜明,自然流畅,富有节奏变化,让人爱不释手。

 

 

   我问承斌兄:今年有什么规划。他说:自出道以来,参展众多,仅荣获全国大奖就有十多次,该得的荣誉都有了。回头想想,还是要抓紧时间搞创作,出精品,得 让作品说话,这是硬道理。他又说:自己生于1956年5月6日,今年刚好56岁……不等他说完,继平兄接口道:好兆头,吾乐、吾乐、吾乐,吾有艺术相伴, 一生都快乐!

  是呀,吾有艺术相伴,一生能不快乐吗?于是,众乐。

 

 

选自《韩流滚滚:韩天衡和他的弟子们》

耿忠平 著

相关热词搜索:严师 静气 高徒

上一篇:【名师严师出高徒·连载】腹有诗书气自华
下一篇:【名师严师出高徒·连载】挥毫泼墨在高潮--何高潮

收藏   分享到:
佳作展播
  • 李白《渡荆门送别》
    胡雨慰 李白《渡荆门送别》
  • 终南山
    郑诗源 终南山
  • 古诗一首
    胡恒升 古诗一首
  • 山居秋瞑
    杨景森 山居秋瞑
  • 观云老树边
    施哲楷 观云老树边
  • 春夜喜雨
    顾浩一 春夜喜雨
  • 乐游原
    林璐辉 乐游原
  • 王维诗山居秋暝
    纪智宇 王维诗山居秋暝
  • 杜甫.春夜喜雨
    胡滔 杜甫.春夜喜雨
  • 题破山寺后禅院
    陶亦成 题破山寺后禅院
Copyright (C) 2014-2019 版权所有 上海隆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沪ICP备16011714号-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