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400-960-1828
上海隆缔 创智文化 传承文明
创智文化 传承文明

【名师严师出高徒·连载】好色笔墨--夏宇
2015-06-03 17:39:14   来源:晒墨宝微信平台   评论:0 点击:

  篆刻家夏宇出道较早,1990年他的作品第一次参展就荣获了全国篆刻大奖,那年他才23岁。以后他又多次参展并获奖,成绩斐然。但如果问他,
  篆刻家夏宇出道较早,1990年他的作品第一次参展就荣获了全国篆刻大奖,那年他才23岁。以后他又多次参展并获奖,成绩斐然。但如果问他,对于篆刻和书法更偏爱哪个?他会毫不犹豫地说,是书法。然而,他却很少在人们面前展示其书法,每当问起,他就会朝你咧嘴笑道:“写不好难见人。”那天,我突然造访他的工作室,不仅看了他的印章作品,也读到了他颇显功力的小楷和草书,更让我眼前一亮的是他那富有创意的彩色书法。这亦书亦画的彩色书法作品,是夏宇将传统书法、篆刻与西洋色彩有机大融合的产物,故戏称为“彩墨书法画”。

 

 

  书法与色彩的相结合,自古有之。唐朝就有风行一时染成十种颜色的小笺纸,文人墨客们多以这种纸来写诗作词或书信唱和。自宋以后,随着造纸工艺的进一步提高,出现了各种颜色的洒金纸、泥金纸、粉笺纸、蜡笺纸。古人“好色”之风,今人亦趋之。近年来,在各种书法展览上,其中大部分作品都是用彩色宣纸来书写的,缤纷的色彩,使原本略显平淡而沉静的黑白世界,平添了色彩元素,整个展览因而增加了不少活泼的氛围。但是,夏宇的“好色”又与之迥然不同,他不用现成染色的宣纸,仍在洁白的宣纸上进行书法创作,然后再用不同的色彩进行渲染,使色彩与墨色线条成为一个整体,产生别具一格的现代绘画效果。

  夏宇的书法,走的是传统一路。从6岁起他拜杨永健、徐伯清两位先生为师学习书法。他告诉我,老师规定假期每天必须完成临习小楷三千字,每次见老师都是提着一大卷毛边纸去的,而老师则先看数量再看质量,两者缺一都要受罚。有一次,他发高烧在医院里吊针,看着输液细管里不断流动的点滴,满脑子想的不是学校里的作业,而是如何完成那三千小楷。平时,他每天要临帖四个小时以上,到了假期每天临习要近十小时。9岁那年,他刻苦学习书法的事迹,被上海人民广播电台少儿节目制作成专题报道,在少年宫和学校成为一时美谈。每当说起此事,夏宇的内心至今都充满了自豪感。数年间,大强度的训练,使他打下了厚实的笔墨基础,从正草隶篆,到汉简魏碑,他都广泛涉猎,诸体技法亦烂熟于心,这为他如今创作奠定了必备的土壤和原动力。后来,尽管他一度将主要精力放在了篆刻上,但始终没有停止临帖的功课,由于其书法的底蕴支撑,使他的篆刻创作起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

 

 

  在艺术上,夏宇是一个不安分、乐于异想天开的人。他认为,从历史发展来看,传统书法不是一程不变的,无论是其书体,还是其书写的载体,每个时代都有着鲜明的艺术风格和特征。同时传统不分东方传统与西方传统,在如今这个开放多元的时代,既要重视从东方传统中汲取必要的养料更应从西方传统中汲取必要的养料,同时更要结合自身的审美取向,抒写出富有个性风格的现代作品,而一味地复制古人,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多年前,夏宇去看望一位从事儿童艺术教育的朋友,当他看到许多充满童趣的绘画作品后,那稚嫩而大胆的线条,夸张的结构、灵气十足的色彩处理,一下子就触发了他的灵感:书法为何不能这样搞呢?让宣纸的色彩更加丰富、厚实起来呢?于是,他开始了将彩色与书法相结合的探索研究。

  夏宇没有走当今流行的“现代书法”之路,也没有走用已有书法拼接成的装饰画之路,他清楚地明白,笔墨线条是书法的生命,书法缘于文字,两者是相辅而行的一个整体。因此,他的创作是以可读可识的草书为根。在创作中,他追求作品跌宕起伏的气势,错落有致的节奏,既有一泻千里的豪情,又不乏曲折盘绕的委婉。这恣肆纵横、跳跃腾挪的笔墨线条,在粗细、长短、方圆、疏密、浓淡、干湿的诸多变化中,呈现出充满现代构成的空间,挥洒出他狂放而内敛的情感,是阳刚和含蓄演奏出的人生交响乐章。

  在用色上,夏宇多以红、黄、蓝三原色为主,根据文字内容配上相应的色彩,结合每个空间的形状、位置、面积等因素,按照不同色彩的色相、明度、纯度作合理的对比调和。同时,他利用生宣渗入、化开的特点,通过反复宣染、积染、重叠等不同手法,以色彩自身的表现力表达出作品的内涵,巧妙地发挥出先“色”夺人及内在的力量,让人产生对色彩的感观和心理的互动,通过黑色笔墨与色彩的有机地相结合,感受从中传达出书法特有的韵味和绘画的效果,创造出全新的色彩画面意蕴,让观者产生无尽的想象空间和艺术享受。

 

 

  令人羡慕的是,精通篆刻的夏宇,往往会根据创作内容的需要,随时刻出形状大小不同的印章,并使用不同颜色的印泥,这不仅起到了画面协调作用,也是点睛的神来之笔,这也是一般书画家难以做到的。

 

 

  好“色”的夏宇,能自觉地将其他艺术元素融入自己的创作中,使纯粹的书法产生大俗大雅的别样情致,表象的色彩,更突现出他对传统笔墨精神的内在追求,这是一条有益的艺术探索之路。那天,我对他说:“应该让彩色书法画走出书斋,让更多的人了解它,让它在不同的声音中不断地成长和完善。”话音未落,夏宇俯身贴耳轻声道:“当然,那请你先来。”看着他咧嘴一脸的坏笑,我大叫:“中计啦!”回家后,又仔细回想了那天与夏宇聊天的情形,故成此文,权作引玉之砖。

相关热词搜索:严师 高徒 笔墨

上一篇:【名师严师出高徒·连载】古调一曲唱新腔--张铭
下一篇:【名师严师出高徒·连载】书生本色--蒋频

收藏   分享到:
佳作展播
  • 李白《渡荆门送别》
    胡雨慰 李白《渡荆门送别》
  • 终南山
    郑诗源 终南山
  • 古诗一首
    胡恒升 古诗一首
  • 山居秋瞑
    杨景森 山居秋瞑
  • 观云老树边
    施哲楷 观云老树边
  • 春夜喜雨
    顾浩一 春夜喜雨
  • 乐游原
    林璐辉 乐游原
  • 王维诗山居秋暝
    纪智宇 王维诗山居秋暝
  • 杜甫.春夜喜雨
    胡滔 杜甫.春夜喜雨
  • 题破山寺后禅院
    陶亦成 题破山寺后禅院
Copyright (C) 2014-2019 版权所有 上海隆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沪ICP备16011714号-4

回到顶部